深圳,请你莫欺少年穷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Hi深圳,今天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6周年的纪念日,今天你刚好满36岁,正值少壮。

  36年前,也就是1980年8月26日,你以“经济特区”之名,开始风云激荡,遍地“麻雀”变“凤凰”。你是伟大的,你一天24小时从不睡去,因为你要见证一些人的成功,也允许一些人的失败,你满足了一些人的索取,又宽慰过一些人的迷惘。

  然而深圳,请别让爱你的人灰头土脸。深圳啊,请你莫欺少年穷。

  当然,深圳并没有错,这句话更确切地,是说给我们自己听的。

  有人说,这几年来,深圳越来越变得像一座快速繁华的围城,不断吸引着墙外的梦想家,也日夜摧残着墙内的螺丝钉们,只可远观炒房,不可创业亵玩。

  可这里是TM深圳啊!在一个地方扎根越不容易,便越容易对这个地方生出感情。相比那种急于逃离深圳的窘迫,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群前仆后继外来者的“死心眼”。

  踏入深圳火辣的八月末,毕业季也就在这样的盛夏里匆匆落幕了。四方帽一齐扔向天空,珍贵合照也一张张发了朋友圈,如果说漂泊是成长必经的路牌,那么这一群从象牙塔出来的年轻人,这会儿正式离站启航了。

  毕业是盛夏里的十字路口,这次我约了几个深圳的大学生聊了聊,发现这座城市是TM有毒——

  欢迎来到深圳。

  吴涵:深圳不断上涨的房租是穷人的恶梦

  “哥,你说,我们现在才毕业来到深圳,也没什么背景,是不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吴涵问我。

  “额,也别这么想,莫欺少年穷嘛。”我答吴涵。(其实说出的这句鬼话连我自己都不信)

  越贫困,越无力,初来到这座城市,她给人的感觉是有点面瘫加冷血的,但李宗盛也唱了:要嬉皮笑脸去面对各种的难。于是,我和吴涵一边聊天采访,一边陪着他去到处找房子租,一边吐苦水,也一边灌鸡汤。

  这是一个94年的小伙儿,陕西人,也在西安读的书,他说他那天在深圳北一下到达深圳的火车,就掏出了手机,将手机时间的界面截屏,纪念自己开始深漂的这一刻。

  

  “其实是几个大学同学相互勾搭,说大家毕业后都不太想还待在西安,那就约好了来深圳看看。我是最后一个过来的,那群贱人现在都回去了,所以我就得自己找房子住了。“

  无论你承不承认,也不论你是租房还是买房,房子确实多数时候都扮演着与幸福感息息相关的角色,直接影响你所谓的生活质量,特别是当你独自漂泊在外,住进出租屋,相信这种感触只会更加深刻。

  说回吴涵,认识这个小伙儿是因为之前他在我们楼下上班,一家“XX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底薪2300,每天的工作就是电话CALL客,以及让写字楼里其他公司痛苦不堪的,是他们公司每天早上八点半以及中午一点半,雷打不动的“公司大动员”,口号大概是这样的:刷卡!现金!转账!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

  口号终究是口号,它不能套现,也无法让你住进你所向往的深圳富人区。

  深圳的城中村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有人说是文化遗产,有人骂是定时炸弹,作为媒体工作者,我觉得城中村还是一个让人脑洞大开的地方:“超时空”男装,“精剪门”发型设计,“都市战狼”牛仔裤,“飘逸丽人”内衣……但对吴涵来说,这里最给力的地方,是对一个深漂来说,有一个月房租只需要六七百块钱的小单间。

  当然,吴涵也自嘲过:“说句心里话,如果我是个富二代,猪脚饭再好吃我也不会拼了命往深圳的城中村里跑。”

  直到有一天晚上和吴涵聊起微信,我才知道,他又搬家了,具体原因和新住址他没有细说,只是大概和我抱怨说房东涨价TMD太狠了,新工作还没找到下家,所以只能从一个小单间,搬去了一个床位房。

  

  第二天,就看到吴涵发了个朋友圈,配图估计是自己的“床位新家”的大门口吧,而文字则看着让人有点心酸:深圳连城中村的房租都跑得比博尔特还快,这真是穷人的噩梦啊,穷人只能不停搬家,不停搬家,搬到最后,估计躺下睡觉就和死了的感觉差不多吧。可是,我还在这里,老子真牛逼!

  佳旋:总有一座城市,你曾在那里彻夜失眠

  孤单是每个人在成长路上都会体验到的一种酸楚,尤其是当你刚刚来到深圳,初次被那种白天CBD喝咖啡、晚上城中村吃泡面的反差“电”到的时候。

  佳旋是朋友公司里的一个实习生,地地道道的南方95后小姑娘,有多南呢?就是在她当年要去湖南上大学的时候,家里爷爷奶奶会一个劲嘱咐她说:湖南是个“北方”,天气冷,吃得很辣,平时还不怎么喝汤……所以,在大四实习以及将来工作的选择上,佳旋回到了广东的深圳,她说:“家里人说还是深圳离家近。”

  这姑娘估计是一个娇滴滴的掌上明珠,当我问到她说“来深圳两个星期了感觉怎么样“的时候,她几乎是哭着鼻子说出了一句:”想家,睡不着“。

  是不是很多人刚到深圳的时候,也是一样曾经彻夜失眠?

  对佳旋而言,她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需要经历找房子、租房子、换房子,邂逅一拨又一拨新室友,跟中介房东斗智斗勇的“深圳客常规流程”,而是家里人赞助点钱直接在罗湖租了一个40平米的一房一厅,一个月租金3800。

  这个学英语专业还带点文艺范儿的姑娘,对我说“我觉得我20来岁的生活,很棒,就是最近长胖了。”并且还语重心长的教导我:在一个有趣的城市里,大街小巷里总会有惊喜发生的。

  

  她说,有一次她搭地铁去找同学,突然发现,深圳的3号线地铁有一段是变成“地上铁”的,她说她一下子就爱上了那种地铁开出地面的感觉:“恍惚间像是要去到某个远方。”

  只可惜当她回过神来,又忍不住了吐槽说:可是一出地面后来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好多农民房啊,布吉那里应该住了好多人吧?他们平时上班地铁应该很挤吧?

  哦,布吉,那大家都懂的。

  除了农民房,佳旋说自己不太适应的,还有深圳的加班氛围。“我觉得实习生也要每天晚上都加班,真的有点丧心病狂,而且我听说其他在深圳实习的同学,周末也都要加班!”

  “丧心病狂”,这个词用得挺到位,可是在深圳,有很多人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肉体连同灵魂,都交给了加班,义无反顾那种。

  

  佳旋从同事那里听说的:北京有雾霾,上海物价高,广州人太杂,而深圳最变态,因为深圳贫富差距很大很大。

  尽管如此,小姑娘还是表达了自己对于深圳的美好愿景:我希望,接下来在深圳待久了,会找到爱上这个城市的理由。

  嘟嘟:站在那股创业热情的人群里,都是找不到北的人

  严格来说,这个采访对象,并不太符合这一次的采访主题。

  更直白一点,像嘟嘟这样的大学毕业生,只是让我更加坚信了某些道理:

  有钱真好……

  和深大的很多大学毕业生一样,从进入大学的第一节公开课,到最后走出校门,所被贯彻的思想都是“走,创业”。

  每天都有人在说,深圳这座标榜创新鼓励创业的城市其实糟糕透了,嘟嘟也是这么认为的。她说:站在那股创业热情的人群里,都是找不到北的人,包括她自己。

  和嘟嘟聊这个主题的时候,她已经在家里躺了半个月了,大四的下学期,家里给了她二十万,让她作为创业基金。到即将毕业的时候,钱花光了,业没成,几个“中国合伙人”回到各自的家里每天“葛优瘫”,商量着接下来是去趟清迈,还是直接飞巴黎。

  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不,这很公平。

  大学毕业生钟情北上广深,有什么不对的吗?没有,这很正确。

  最近一段时间,“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几个名词很火,还有一起“4小时逃离北上广”的营销事件也很火,原本应该只是一些无聊无稽的概念,以及一句用来调侃大城市生活的老口号,却在此时,再一次敲打到了很多人心中的“痛点”。

  你是“低端人口”吗?北上广深要赶你走……

  你看,深圳这个城市已经糟糕到需要逃离了……

  

  或许明天你在深圳醒来,又是一场恶战。但深圳啊深圳,在我说长又短的青春里,相信遇见你,是我唯一不曾后悔的事!

  我们还相信,深圳的故事还在继续,而我们都是深圳故事的导演,这里的年轻人眼里都有熊熊燃起的火焰,这里成功的人都长得不一样,36年来,这里终究是个属于奋斗者的天堂,奋斗吧,可以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头像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136

篇文章

414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