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一周军评:在南海被围观的美国航母,掀不起什么风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

  本周,在南海“兴风作浪”接近一个月的“尼米兹”号航母,为了补中东地区的战力空缺,不得不奔赴印度洋以西的阿拉伯水域,转隶到第五舰队的辖区。在“尼米兹”号航母西去印度洋后,一度“兵强马壮”,拥有双航母打击大队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也只剩下“里根”号航母孑立在中国周边海域。而两个月来甚嚣尘上的南海局势,也随着“尼米兹”号的离去,又平静了下来。

  

  在“尼米兹”号接替“艾森豪威尔”号以后,美国海军在全球的大洋上又将只剩下两艘执勤航母。虽然在透支掉“尼米兹”号航母和“罗斯福”号航母后,美国海军罕见地用西海岸的航母去中东地区巡航执勤,弥补东海岸“艾森豪威尔”号留下的战力空白,不过和去年常态化航母不在场相比,美国海军倒是不用担心未来几个月出现“航母真空期”。

  目前美国海军在东海岸有“华盛顿”、“艾森豪威尔”、“布什”、“福特”、“杜鲁门”和“斯坦尼斯”6艘航母,在西海岸有“罗斯福”、“里根”、“尼米兹”、“里根”和“卡尔·文森”5艘航母。这11艘航母中,西海岸的“林肯”号和东海岸的“斯坦尼斯”号是可以随时出动的。如果不出意外,美国海军在下半年应该不会出现在全球热点地区有航母缺席的窘境。

  回到南海军演,对于美国海军来讲,本轮双航母的南海军演虽然“声势浩大”,但和原计划相比,这次疫情之后的演习显得仓促了很多。

  在经历长达两年的“缺兵少将”以后,美国海军原计划在局势紧张的2020年上半年,在南海和西太平洋两个方向铺开双航母兵力,给中国带去新的军事压力,为后续的中美对抗取得新的军事筹码,威慑中国。按照美国海军的排班,今年上半年,原本能拥有2月份抵达印太地区的“罗斯福”号航母、5月份出港的“里根”号航母、以及随时可以紧急动员的“尼米兹”号三艘航母机动兵力。这三艘航母带来的兵力冗余,使得第七舰队时隔多年以后终于有机会打“富裕仗”,常态化凑齐双航母打击大队。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海军整个太平洋机动兵力直接“报销”了,也打乱了美国海军原定的作战演训部署。直到6月17日,被紧急动员起来的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才抵达了第七舰队的印太辖区。虽然“尼米兹”号抵达印太地区的时候美国海军名义上凑齐了“三航母”——“罗斯福”、“里根”和“尼米兹”,不过“罗斯福”号航母刚刚经历了疫情和换将等各种大小问题的冲击,仅仅出动巡航了两个星期就跑路回西海岸休养生息去了。而远道而来的“尼米兹”号甚至没能赶上与“罗斯福”号一起演习的机会,美国海军也失去了一个“三航母”合影的宝贵机会——美国海军下次在印太地区凑齐三航母,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

  

  经历了疫情这么一个折腾,太平洋舰队好说歹说是凑齐了双航母打击大队,趁着自己难得凑齐航母,美国海军在为期接近一个多月的时间窗口集中“搞事”,在南海局势上尽可能多地彰显存在感。6月21日,美军“尼米兹”号与“罗斯福”号航母也在菲律宾海域举行演习。随后7月8日,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与“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进入南海,进行了演练。两周后,7月16日派遣美军“尼米兹”号与“里根”号两个航母打击大队从两个方向重返南海,进行了一个月以来第三次双航母演习。

  而本轮军事动作的“高潮”则发生在7月13日。当天,蓬佩奥“突然”发表声明,宣布美国不承认中国对涵盖南海大部分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甚至表示支持所谓2016年中菲南海争议临时仲裁庭的无效裁决。加上美国海军双航母编队史无前例的“一月三演”,也让国内外舆论有关“中美南海冲突”的说法再次“喧嚣尘上”。

  说中美“南海军事冲突”倒也不算耸人听闻,毕竟美国海军在南海地区频繁的航母调动和演习是有明确的、针对中国的军事目标的。随着近年来解放军海空作战力量日益强大,加上解放军南海海域战场建设日益完善,美国海军急需在中国周边海域进行一系列检验性和研究性演习,以检验“突发情况”下美国海军的机动兵力能否有效应对解放军的区域拒止/反介入打击体系。而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在印太地区的常态化兵力就是以两艘机动航母为核心的海空打击体系。这也使得本次演习十分重要——毕竟在此之前,第七舰队常态化只有一艘航母执勤,无法检验航空一体战时代的新作战科目。

  这一点可以从美国海军公开信息公报中就能看出来,在7月3日的双航母演习中,“尼米兹”号航母和“里根”号航母进行了防空作战、远距离精确打击作战在内的多种“高端作战”(High-end)演练科目。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双航母打击大队指挥官还透露,“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进行了红蓝航母对抗演练——这种远在万里之外的“舰队问题”演习,无疑是针对新兴海军的舰载航空兵力量的。

  这样针对特定目标的演练,无疑让人想起1981年美国海军连续组织的“北方魔法与剑”(Magic Sword North)军演和“海洋探险”(Ocean Venture)系列军演。

  当时的国际形势和今天类似,随着冷战局势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后升温,美国海军开始重视起新兴的苏联海空天侦察打击力量。1981年8月美国海军出动刚刚服役不久的“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前往巴伦支海,针对苏联海洋侦察监视体系进行了一次对抗演习,这次演习的名称名为“北方魔法与剑”,非常有早期雅达利游戏感。“艾森豪威尔”折返以后,还和当时的“福莱斯特”号航空母舰(CV-59)进行了航母红蓝对抗,以应对苏联成长中的舰载航空兵体系。

  

  在1981年的演习中,美国海军得出的结论是,当前的打击力量可以有效应对苏联的海空监视体系,打击苏联本土的珍贵目标。在8月份的演习中,美国海军“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通过无线电静默航行、小股前出舰队电磁诱骗以及电磁对抗,在躲避了苏联卫星侦察以后,利用海军航空兵新锐的打击兵力,模拟对摩尔曼斯克和苏联核潜艇基地等重要目标进行打击。在对抗演习中,苏军的卫星无法探测到美军航母的动向,而空军和海军前出的侦察兵力不是被美国海军驱赶,就是被驱逐舰模拟的假目标欺骗。在数天的模拟对抗中,“艾森豪威尔”号的行踪完全没有被苏联人发现。

  1981年的北约海上演习检验了新兴的以“尼米兹”级航母为核心的航母战斗群作战学说。美国海军认为,航母是一艘10万吨的庞然大物,但在数百海里外,这些沧海一粟的机动航母战斗部队是难以发现而且跟踪的。即便有限的军事节点发现了美国航母,美军航母战斗群庞大的对空/对海/对潜打击体系也可以在超音速导弹飞过来前歼灭这些节点。

  而美军的对手则一直头疼于这些“神出鬼没”的航母。直到苏联解体,苏军都没有找到什么很好的方法跟踪美国航母战斗群,对于苏联人来讲,找到美国航母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一条船跟着”——建立侦查-打击群,跟踪监视美军航母。直到今天,美军海军的基本作战理念没有太多变化,只是随着载具和子系统的迭代,作战效能和防御距离不断提高。

  

  不过,中国毕竟不是苏联,美国海军在1981年面对新型的苏联海空打击力量时,用“神出鬼没”的艾森豪威尔号检验了海军新作战学说的可行性,但在南海美军为期一个月的军演中,反倒是验证了很多我军在南海的预设战场和侦查打击体系的建设成果。

  在本次演习中,美国海军的行踪几乎是被我军“全程掌握”。这一点从美军公开信息中就可以判断出来——即便美国海军、空军趁着国际法空白的优势以及东北亚相对和平的地区态势,过去4个月里不断前出P-8、RC-135等战场侦察力量,前出抵近侦察我湛江舟山等地的舰队部署情况,但解放军海军前出的舰队依然在南海远海“捉住”了机动中的美军海军航母打击大队。

  “尼米兹”号航母打击大队指挥官柯克少将在公开采访中也罕见承认,解放军抵近到了航母目视可见的距离:“他们(解放军海军)看到了我们,我们也看到了他们……我们期望两支海军的互动永远是专业和安全的。”

  可以说美军此次“大兵压境”反而对我军的主被动侦察体系是一次“大考”。我国目前的空天建设体系,已经完成了苏联“神话”系统未能完成的夙愿——在预设战场实时监控庞大的海域。我军的光学侦察卫星、雷达侦察卫星和电子侦察卫星构成的监视网络可以全天候在重点海域监测敌军的水面舰艇编队。

  而南海几个岛礁在经过“鬼斧神工”的建设之后,如今也成为了“不沉的节点”,尽管目前南沙和西沙的诸多岛屿岛礁还未全部投入使用,岛屿上部署的歼击机、特种机和护卫舰还未达到预期要求,大量重要的岛礁基础设施建设尚处于规划阶段,但这些尚不成熟的岛屿作为电子侦察体系的前进基地,已经可以保证我军在南海地区快速反应和灵活应对美军远征的舰队、机队。

  还有一点,南海也不是舰船稀少的巴伦支海。在商业卫星和网络发达的今天,需要穿越大量海峡和岛屿的美军,很难在这条全球最繁忙的水道“躲猫猫”。在西太平洋和南海这样一个商船拥挤的地方,一艘过境的十万吨大船很难无声无痕的“藏好自己”。在这样的态势下,即便是观察者网的军事评论员也可以透过公开的社交媒体和商业卫星探查到航母的基本动向。美军航母打击大队的指挥官也不得不抱怨:我们在一些相当拥挤的水域作业,这里海上交通很拥挤。

  这些情报体系,最终引导了我海军舰艇前出抵近美国海军的航母。而这些出现在美国军舰身边的英勇人民海军舰艇无疑向强敌传递出一个很重要的信号:相比22节开过来的水面舰艇,5马赫飞来的弹道导弹要快得多了。

  

  我们可以推测,美国海军航母战斗部队,对于在南海地区丧失了引以为豪的隐蔽机动能力这一点,是心知肚明的。虽然军事上讲,美国航母在南海这样一个拥挤的地区被解放军“围观”是很窘迫的一件事,传递出来的军事信号也有限,但“航母进南海”还是有很强的政治信号的,更凸显出美军近年来在南海强行保持军事存在,以服务政治目标的行为。

  当然,这些行为的前提,正如前美海军代理部长莫得利亲口所说的那样,都是让美军前线官兵“顶着解放军高超音速导弹”进入前线。从这个角度来讲,面对军力孱弱的伊朗革命卫队,舰上的官兵至少可以保障安全,不用提心吊胆了。“尼米兹”去中东地区虽然可能要面临“林肯”那样的“996”加班,但至少算是一种“福报”。

  当然,我们还是要关注美军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美海军在持续一个月的南海演习中,除了在南海区域我军优势情报区域试探我军侦察监视体系以外,还频繁离开南海区域,在我军当前侦察力量薄弱的地区出现,而这些地区现身的航母可能会有更重要的军事意义。

  就在蓬佩奥就南海问题“指手画脚”发表讲话的当天,美国在印太地区部署的两艘航母“尼米兹”号和“里根”号,反而驶离了南海附近海域。7月13日,“里根”号在澳大利亚以西海域,而“尼米兹”号则在菲律宾海以东海域。在作战环境中,现代美军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战斗机航程远,配合护航舰艇的巡航导弹,一般在目标1500公里外就可以发动攻击。考虑到这一距离正好是菲律宾以东海域到我军南沙群岛一系列设施的距离,美军极有可能将航母打击力量部署在我军前沿节点以外,模拟打击我前沿岛屿和南海地区机动舰队。

  这一推测是符合军事逻辑的,且其态势也和历史上的太平洋海战很类似——面对日军1941年以后的优势水面力量,美国人围绕重要岛屿对日军机动兵力进行“围点打援”。7月13日前后这“一南一东”的部署和演练,具有军事意义,传递出更强烈的军事讯号。

  此外,这一演习也变相证明,我国在南海地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的战场建设已经基本达成目标:保证南海海域成为对我有利的预设战场。但我国毕竟不是章家敦这类人口中“30年代的日本”。在南海风平浪静,中国和南海其他区域国家纷纷就领土纠纷降调的今天,美军谋划一场规模甚至大于太平洋战争的海战,只有纯粹的军事意义,没有任何政治意义。

  

  对于目前的强敌来讲,美军并不适合在南海进行一场任何烈度的武装冲突。近一个月来,美国国内战机频繁坠毁、主力舰频繁起火,无疑说明新冠疫情冲击了美国国内整体的管理能力。美国海军指战员的纪律、士气和管理水平都不支持美军针对高端对手发起一场任意规模的热战。

  就在美军基本结束南海地区演习以后,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通过媒体向外表达了希望在年内访问中国,以便“建立必要的危机沟通体系”。这可以视作美军对于南海地区中美两军过去一个月直接对峙的一种回应,当然,考虑到特朗普、蓬佩奥当局一向自视甚高的外交风格,我们还是不要强调美方会“主动降调”,而是要关注美军做了什么——在南海地区偃旗息鼓,就是域外强敌对于我军军事建设最好的回应。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76 参与 42303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观察者网

智库与专业新闻的完美结合

头像

观察者网

智库与专业新闻的完美结合

40723

篇文章

54276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