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道路“以克论净”的背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图虫创意

  近日古城西安因一段视频登上了微博热搜,视频显示西安曲江的清洁工正在扫灰称重。拍摄者问为什么这样做,其中一位清洁工回复称,“量克呢,多了罚款”,标准是5克。

  道路干净与否“以克论净”,这种少见的精细化标准迅速引发热议,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争论。

  如“典型的形式主义”,“压榨清洁工”,甚至不乏激烈的批评。也有人认为“环卫清洁同样要有考核,但方式可能过于苛刻”。

  那么“以克论净”到底有没有必要,是否是形式主义呢?

  已连续实行三年

  事实上西安道路“以克论净”的做法已实施三年有余。2017年2月,西安官方下发《西安市城市道路“以克论净深度保洁”作业标准(试行)》的通知。

  通知提到,西安市将道路清扫保洁划分为三级。其中主要旅游点和进出机场、车站、港口的主干路及其所在地路段,以及历史文化街区及步行街所在路段都是一级道路。

  一级道路地面尘土,人工清扫和机械洗扫每平方米均不超过10克,垃圾路面滞留时间不超过10分钟。二级三级道路分别不超过15克20克,时间分别不超过15分钟20分钟。

  而像如钟鼓楼广场、东南西北大街等重点区域尘土,人工清扫每平方米不超过5克,垃圾路面滞留时间不超过5分钟。2018年2月,一级道路每平方米的灰尘滞留标准也调整为5克。

  那么这样的标准苛刻吗?

  “以克论净”登上热搜后,知名媒体人白岩松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直白地说,“放弃鸡蛋里挑骨头的考核方式吧!”

  “人民微评”则认为初衷是好的,但将压力“转嫁”给清洁工,是有捏“软柿子”的嫌疑。处罚力度一旦过于苛刻,环卫工也未必受得起。

  还有网友评论称,“给煎饼果子的钱,要求佛跳墙的待遇”,“典型的形式主义”等。舆情发生后,西安方面也对此作出了回应。

  5月28日上午,西安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对外界回应称,自“2017年初到现在,管理标准一直都有的,而且效果不错”,但具体罚款措施由保洁公司制定。

  西安经发保洁公司一名员工表示,罚款标准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不便透露过多细节。有环卫工人表示,他一个月工资约3000元,5月份被罚了3次,共60元。

  环境卫生管理处还称,“全市机器清扫的覆盖率已达到90%以上,人工清扫主要集中在一些辅道上,且对于辅道和背街小巷不会要求那么严。”

  中国新闻周刊从西安曲江的一位清洁工处了解到,“以前就是量土,超过(标准)就罚,媒体曝光以后就不怎么罚了”。

  中国新闻周刊曾想就环卫考核细节,以及流程等向西安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处发函申请采访,但最终未获回应。

  环卫领域多次上新闻

  梳理以往公开报道可以发现,在过去7年里,因“数烟头罚款”、“扔烟头拍照”、“领到过期大米”、“工服印广告”等原因,西安环卫领域已经上了十多次新闻。

  2013年7月,据新华网报道,西安市未央区300多名环卫工人工资被拖欠4个多月,致使一些家庭贫困的环卫工无法正常生活。

  2014年1月,有西安环卫工人向媒体反映,爱心公益组织春节前送来的慰问品被收走了。

  除此之外,近年的西安烟头革命也多次引发争议。

  2017年9月,据中新网报道,当月6日,西安17名保洁员一天捡拾了6348个烟头。而按照内部考核规定,每个环卫工负责路段的烟头数在4个以内算合格,每超出1个罚款1元。

  2018年7月,《华商报》又报道,西安一环卫工月薪2600元,因烟头被罚900元。其实所谓“烟头革命”、“厕所革命”、“以克论净”,都是为改善城市环境而采取的行动或政策。

  不过争议也是不断。以“以克论净”为例,一部分民众认为这太精细了完全没必要,反而显得形式主义。

  据中新网2017年4月报道,西安碑林区柏树林街道时任环卫所所长兰有刚曾表示,在城市道路设施完好的情况下,只要认真清扫,辖区道路基本都能达到“以克论净”的标准。

  不过也有人质疑,“保洁员究竟如何能够保证一平米路面上连5克尘土都不存在?即使使用吸尘器也未必能做到。”

  以克论净的渊源

  那么“以克论净”的政策从何出台,除了西安还有哪些地方也实行了这项政策?

  宁夏中卫市是一个沙漠边缘的城市,降雨少风沙大,首创“以克论净”的城市环卫清扫机制,要求城市街区每平方米浮尘不超过5克。自2012年10月起在当地实施。

  后来中卫“以克论净”模式成了典范,很多城市都来学习或采用此标准。2020年中卫市政府报告还提到,将城市“以克论净”深度保洁机制向农村延伸。

  同样,该政策也面临着质疑。《南方日报》曾评论称,“以克论净”在实践上困难很多,城市面积广大到底以哪个地方为抽样点,一天之内卫生状况不同,要以哪个时间段为准等等。

  “最关键的是环境问题相当复杂,绝不仅仅与路面尘土相关”,对于中卫可能大规模沙尘是影响城市形象的根本因素,但其他城市可能不同,沙尘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住建部曾肯定中卫经验。2015年7月,全国城市环卫保洁工作现场会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召开。会上时任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表示,中卫能做到,全国其他城市都应该做到,而且应该做得更好。

  他要求,“各个城市都要行动起来,学习中卫经验、清洁城市环境。各地住房城乡建设部门要争取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把城市环境卫生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

  此后中卫“以克论净”模式向全国拓展。同年住建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清洁城市行动,改变城市环境面貌。

  2016年《浙江日报》报道,浙江丽水莲都区也实行了“深度保洁,以克论净”的新标准。

  莲都区环卫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每平方米10克尘土的标准,考核的是机械化清扫,不是人工清扫”。

  北京的两位清洁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北京也有这标准,有时候也罚”。

  据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天津市、重庆市,以及山东、陕西、安徽、河南、河北、宁夏、江西、湖北、贵州等省份的部分城市都对城市道路“以克论净”。

  2017年西安官方发布了《西安市城市道路“以克论净深度保洁”作业标准(试行)》。今年又发布了《关于开展城乡环境集中整治行动全面提升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的通知》。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孙玉栋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西安这件事,从管理角度看无可厚非,因为很多事情都要有规章制度,只要政策的程序合理合法就没有大问题。

  “规则制定后对所有人都一样,不应该区分工种与人群。制度本身是否合理是值得商榷的。抽查哪个区域,什么时候抽查,这些都要细化。”

  他说,“我并不认为这是懒政,而是制度常态化了,政策能持续三年,并且如果做到了不断的完善的话,那说明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的”。

  芝加哥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冰冰(化名)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有点矫枉过正了,实现路径有些激进。没觉得形式主义,但对清洁工很无情”。

  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副院长李峰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之所以订立几个的标准,实质上是便于管理。

  “一平方米5克貌似科学,实际上不科学。5克可以,难道5.1克就不行了?一定程度上,政策达到了效果。但也要以人为本,环卫工同样是城市的一分子,也是建设者。”李峰说。

  李峰表示,“我也觉得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形式主义。形式主义是指有形无实,没有达到效果。这个政策肯定是有效果的,更可能比一般道路更干净。但要有人性温度,让包括清洁工在内的民众有获得感。”

  他进一步补充说,全国都搞这一个标准,而不是因地制宜,是否也不太妥当。“风沙大的地区微尘标准10克难度就很大,但沿海地区就容易做到。还是要考虑各地实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6 参与 37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新闻周刊

有料、有聊、有趣的周刊君

头像

中国新闻周刊

有料、有聊、有趣的周刊君

24228

篇文章

151061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