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被救人反被跳楼者砸中:热心肠的货车司机仍未醒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山东平度市同和路,当跳楼女子从7层阁楼坠落时,身体被空调外挂机“蹭”到并发生偏离,砸向楼下拉着棉被一角的宋玉武,两人一同倒地。

  跳楼女子死亡,宋玉武重伤送医。

  50岁的宋玉武是当地一名货车司机,事发当天在3日上午,他正在街边等待雇主拉活。发现跳楼女子后,他和其余8名群众一起拉起棉被,不料意外发生。

  回想当时,一起拉被救人的刘进晓也有些后怕,“在场的9个人,谁都可能成为被砸到的那一个。”

  5日,新京报记者从平度市人民医院了解到,宋玉武颅内出血已进行开颅手术,目前仍在昏迷尚未脱离危险期。另据平度市见义勇为协会,宋玉武的行为被认定为见义勇为。

  

  救人现场,红圈处为宋玉武。视频截图

  拉棉被救人被跳楼者砸中

  同和路是平度市货车往来的集中地,雇主会来这条街找人拉货或搬家。6月3日,宋玉武和往常一样,一早把面包车停在街边等待拉活生意。

  “快救人、快救人” 上午7时许,几声呼喊把街坊们吸引到一栋临街居民楼下。

  这是一栋6层住宅,顶层有阁楼。刘进晓在街边开有一家五金店,跑出店门时正看见一名四十岁左右女子站在阁楼位置,“半个身子已经悬在窗外”。

  街坊在楼下呼喊劝阻女子,但对方没有动摇,货车司机雷洪礼说,宋玉武拿出手机,连续打了四个报警电话。

  刘进晓回忆,为防止女子在民警到达前跳楼,一名小区住户跑回家取来一床棉被,他们几个男士用它撑起一张“网”,对准跳楼者所在位置。 “事发突然,当时也想不出什么别的方法。”

  事发当时共9个人扯着棉被,除刘进晓、雷洪礼外,还有其他路人和周围居民,宋玉武则拉着棉被左上角位置。

  群众劝阻没有效果,几分钟后,女子从7层阁楼跳下,坠落过程中其身体被空调外挂机“蹭”到后发生偏离,并砸在宋玉武的位置,俩人一同倒地。

  刘进晓站在宋玉武对面,他描述称,跳楼女子面朝下趴在了地上,而被撞倒的宋玉武仰面躺倒在地,“正好磕到了后脑勺,当时就叫不醒了。”

  颅内出血术后尚未脱离危险

  3日上午7时30分许, 宋玉武被送往平度市人民医院。

  雷洪礼说,救护车赶来前,他们从附近药店拿到纱布给宋玉武止血,并按照急救医生的嘱咐,将他侧躺安置,防止血液流入呼吸道阻塞呼吸。

  平度市人民医院医生介绍,宋玉武被送入医院时已陷入昏迷,经诊断,发现他颅内出血,脊椎多发骨折。同日,为其进行了开颅手术。

  4日,新京报记者从平度市人民医院了解到,宋玉武意识已恢复清醒,但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尚未脱离危险期。5日,医院进行了多科会诊,正在尽全力进行救治。医生表示,因其头部外伤导致的颅内瘀血与胸椎等多部位遭受重创,身体恢复速度慢。

  得知消息后,宋玉武大女儿宋志红几度崩溃,连续几日蹲在ICU外,等待父亲苏醒。她说,自己一直强打着精神,母亲得知后瘫倒在地,现在只能她来处理医院的各种手续,随时等候医生叮嘱。

  

  宋玉武。视频截图

  不善言辞的"热心肠"

  50岁的宋玉武有两个孩子,除了正在读大学的宋志红,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

  宋志红印象里,宋玉武是典型“不善言辞”的父亲,对自己和弟弟从不说教,“很少讲大道理,但他为人朴实、真诚,我和我弟觉得,做人就应该是这样。”

  约七八年前,宋玉武开始做拉货生意,每日早出晚归。

  家里没有节假日这一说。宋志红回想起,休息日正是父亲容易有活儿的时候,他舍不得休息。母亲做保洁员也经常周末上班,一家四口人周末游玩,对她们来说都是奢侈。

  刘进晓和宋玉武相识多年。他说,宋玉武遇到事儿跑在前头,但平时是个话少的人。“开货车是个辛苦活,生意时好时坏,经常接不到活,他有时看宋玉武的车在马路对面的树底下,一停就是一天。

  没活时同行们喜欢凑一起聊天抽烟,刘进晓说,但很少见宋玉武扎在人群中。

  雷洪礼也是一名货车司机,认识宋玉武已经10多年。在他看来,宋玉武是个热心肠,“我们这些个朋友里,有一次谁家孩子病了,他开车送孩子去医院,把医药费付了,事后人家把钱还他,他不要”。

  “在场9个人,谁都可能被砸到”

  6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平度市见义勇为协会了解到,协会经审核认定其行为为见义勇为。协会工作人员魏女士表示,他们向宋玉武家属提供了1万元救助金。

  魏女士表示,见义勇为行为的评定并非是 “谁受伤给谁,是针对行为判定的。”与宋玉武一同参与救人的其他人理论上都算见义勇为,但由于事实情况不如宋玉武明确,他们还在取证调查事实,再来评定整个救人团体。

  宋玉武也是平度新时代文明实践的注册志愿者,平度市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平度市为包括宋玉武在内的21万名志愿者投了志愿服务意外伤害险。意外发生后,平度市文明办联系了人保公司,帮宋玉武办理了保险理赔手续。

  宋志红告诉新京报记者,医院也表示目前无需为医疗费用担心,此时她最希望的就是传来父亲苏醒的消息。

  9名救人群众中,孙召磊也是其中一员,因不想家人担心他从未提及此事。回想当时,刘进晓也有些后怕,“在场的9个人,谁都可能成为被砸到的那一个。”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马明仁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张彦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4 参与 26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京报

关键时刻还看新京报

头像

新京报

关键时刻还看新京报

117432

篇文章

122696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