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北伐只牺牲2万人,为何李秀成却说是“十误”之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在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战争里,1853年5月8日由太平军悍将林凤祥、李开芳统帅,动员精兵两万人的“太平军北伐战争”,堪称一桩中国近代战争史上的震撼大事:两个月零二十三天的血战里,两万太平军战士横挑十一万“八旗精锐”,前后转战北方六省,虽然以失败告终,却一度迫近天津外围,吓得咸丰皇帝差点拔腿跑去热河。堪称巅峰时期的太平军,给大清朝心窝子的重重一击。

  但是,就是这场大战十一年后,已是曾国藩阶下囚的原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回忆起当年太平军北伐的烈烈风姿时,却是悲从心头起,挥笔在其《自述》里写下一行怒斥:“误国之首,东王令李开芳、林凤祥扫北,败亡之大误。”太平天国的败亡,首先就是“北伐”惹的祸。

  而且单看这《自述》,李秀成“恨”北伐,显然是恨到了骨头里,其归纳的太平天国“十误”里,与“北伐”有关的就占了三条。如此满满的“恨意”,也影响了很多后来人。比如学者罗尔纲也叹息“北伐等都是大错大误”。那么太平天国失败这口“大锅”,“北伐”真能扛的了?

  

  其实,如果细看一下1853年时,太平天国的战略态势,就知这场悲壮的“北伐”,是一场必须打的恶战:太平天国虽然建都南京,但占领南京仅十几天后,清王朝就迅速在孝陵卫与雷塘集建立了江南江北大营,部署了数十万重兵围困天京,如果不能主动出击,打破清军的战略包围,初入南京的太平天国,必然会被活活困死——北伐,正是这样一招妙笔。

  也正因1853年5月8日起,北伐军的一系列胜利,使得清王朝的战略被活活打乱。原本负责围困南京的江南江北大营,只能不停抽调兵力堵截北伐军,到了北伐战场犬牙交错的1854年1月,南京城眼皮底下的江南大营,兵力竟锐减到五六千人。太平天国也得以从容出击,除了取得西征胜利,成功扩大版图外,更在1856年4月到6月间,两次击破江南江北大营。太平天国的极盛时期,就是两万北伐军将士的牺牲换来。

  那既然意义如此重大,李秀成为何会“事后诸葛”般的痛骂北伐呢?首先一个原因,应该就是北伐军全军覆没的惨重损失。

  

  从1853年5月13日,两万太平天国“北伐军”渡江后在浦口登陆起,到1855年5月31日,最后一支坚守冯官屯的太平天国“北伐军”覆灭时,这支两年里威震北方的虎师,覆灭时仅剩了88人。而以学者蔡云辉的估算,太平天国初入南京时,号称百万大军,真正的可战之兵也不过十万人,损失可谓惨痛。

  更惨痛的是,这两万“北伐军”可不是一般的兵,都是优中选优的太平天国“老兵”,晚清的各类史料里,不止一次提到他们强悍的战斗力。面对围追堵截的十多万“清军八旗精锐”,人数严重劣势的太平天国“北伐军”,一次次打出硬核的表现。比如以“精于骑射”著称的僧格林沁嫡系部队,在独流木城大战里,就被“北伐军”打的“轰然溃散”,有些“清军勇士”打完后立刻化妆成乞丐逃命。以擅长白刃战著称,曾在乾隆年间痛打廓尔喀精锐的黑龙江马队,也常见被揍得“望风溃散”,甚至“有下马跪受贼刃者”。

  可以说,在与“北伐军”的交锋里,集结十几万精锐的清军,每一仗的交换比都十分难看。单是从高唐到阜城这一路,清军就有八千多人被北伐军击毙。哪怕最后一支北伐军被围困在冯官屯,近乎弹尽粮绝的绝路下。1855年1月,忍饥挨饿的北伐军老兵们,还偷挖地道突围,差点炸了清军僧格林沁大营。一位被俘的北伐军老兵,还抢了清军骑兵的战马夺路狂逃,虽然最终力竭被杀,但死于他刀下的清兵,也有十几人之多。

  这样一支战斗力悍勇的部队,全是“命最金贵”的老兵,却在两年的北伐战争里孤军奋战,几乎全部覆没。损失之沉痛,远不是数字可以概括。这么多战力以一当十的好兵,倘若能经过几年耐心发展扩充,必然能“孵化”出更多悍勇的精锐。

  但悲惨的事实是,随着这些“老兵”被迅速消耗殆尽,几年后的太平天国,兵越来越多,战斗力却退化严重。诸如“安庆之战”“天京之战”等战役,太平军的战斗力与战斗意志,比起早年“创业”时,几乎都差了一大截子。亲历这些战事的李秀成,想必也感同身受。

  

  而对于太平天国的兴衰来说,“北伐”的真正“大误”,却是在战事进行期间,一系列昏聩的操作。如果我们抛开近代史上的“恩怨”,把这场悲壮的北伐,类比为“团队创业”,也就不难看出其“大误”之处:虽然北伐在战略层面是必要的,但面对战略执行过程里,一系列的契机与考验,太平天国“高层团队”的反应与执行力,却是迟钝到令人发指。

  首先是战略目标的制定,两万精锐部队“撒”出去,到底是为了牵制敌人,还是为了攻城略地?这事儿,别说“北伐”开始时的两位主帅林凤祥李开芳,就是主持军政的“东王”杨秀清,竟也是一团浆糊。1853年5月28日,也就是北伐军刚刚出征时,杨秀清给北伐军下的命令,也不过是“师行间道,疾趋燕京……不必悬望”。也就是不要多停留,不要留恋地盘,就是朝着北京狂奔。

  这命令,细想就不靠谱:北伐军再能打,也不过两万多人,在北方又没有根基,后勤补给统统无从谈起,全靠边打边补充。就这么没头苍蝇的乱打,还不被人包饺子?所以接下来北伐军节节胜利后陷入重围,然后在重围中苦苦坚持到覆没的悲剧,其实从一开始就已注定。

  更悲催的是,从北伐军节节胜利开始,远在南京的太平天国高层,后续的增援就几乎是零。北伐军先期打下的疆土,也就成了包围北伐军的口袋。

  

  直到1854年2月,北伐军已经陷入重围后,太平天国才陆续派出了援军。曾立昌率领的援军,一路从7000人扩展到数万人,也一度距离北伐军被包围的阜城只有两三天路程。却关键时刻做出战略误判,放弃快速进军,逮着沿途的临清城一顿猛攻,攻下才发现这是个弹尽粮绝的空城。这支师老兵疲的援军随后击败了胜保清军,却再次做出误判,放弃前进转而撤退,结果正落入清军包围圈里,落得全军覆没……

  而另一支由秦日纲率领的援军,1854年5月没出安徽就“不愿北行”,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就成了北伐军绝望的坚守苦战。

  这一系列的折腾,虽说中间充满着偶然与失误,但根子上,还是太平天国高层脆弱的战略决心:所谓救援,既没有统一规划,更没有战略步骤,就是把一支支孤军继续往口袋里扔。最后的秦日纲耍了任性,说不救就不救了。干看,几乎成了太平天国高层的“共识”。

  

  尤其让人痛惜的是,这场“没头苍蝇”般的北伐,原本应是太平天国最好的“推翻清朝”的机会:在北伐节节胜利时,何止咸丰皇帝想往热河跑?北京官民有三万多户逃跑,单北城就跑了一万多户。清军无论在与“北伐军”还是“援军”的作战里,更把自己“战斗力低下”“腐败”等毛病暴露无遗。倘若当时的“太平天国高层团队”,胆识再大一点,战略再坚决一些,中国近代史恐怕真是另一种写法。

  可以说,也恰是在清王朝濒临断气的时候,冲劲满满的太平天国,自己松了这个劲。十一年后亲眼见证太平天国覆灭的李秀成,心情也可以想。“恨”北伐?不奇怪。

  那真要怪北伐?不如问,太平天国为什么会“松”这个劲?就是在北伐军浴血鏖战时,“太平天国高层”们,却一个个在南京城大兴土木,各个忙着享受。南京城里王府一座座建,“男着龙袍女插花”,雄心壮志全埋入了温柔乡,北伐?谁还想?

  一个既无坚定战略决心,又无清醒战略执行力,更在眼前利益面前失去拓展精神的团队。哪怕“能打”如太平天国北伐军,终究,也是守不住江山啊!

  参考资料:梅毅《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蔡云辉《再论太平天国的北伐西征战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3 参与 172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朝文社

给每一位喜爱历史的人儿

头像

朝文社

给每一位喜爱历史的人儿

4364

篇文章

158498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