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到底要不要供暖,又如何供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宋鑫有关南方供暖的建议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引发广泛的讨论。

  有人称赞这个建议太需要了,“这真的是南方人的痛啊,冻疮、湿冷,各种生活不便”,尤其是对老人和孩子更甚。

  也有人调侃,北方是“物理攻击”,而南方是“魔法攻击”,有时还是“湿魔法”,一身正气也无法抵挡,取暖只能靠抖动身体。

  当然也有人认为,南方冬期短,气温不是很低,集中供暖投入大、不划算。

  “老问题与新问题”

  事实上南方供暖既是“老问题”,也是“新问题”。“老问题”是指此前供暖呼声已有多年,每年冬天南方民众都颇感难熬,有时更是吐槽与调侃齐飞。

  但在供暖方面,相关部门并未有什么大的动作。“新问题”是指今年又有新方案、新提法,加之又叠加新冠肺炎疫情更显特殊。

  那么南方到底要不要供暖呢?

  5月2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活动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清洁能源供暖。

  他说民众生活质量提高后,南方已经有了冬季供暖的需求。传统方式烧煤会造成雾霾,用天然气会造成气荒,电采暖又费用高,因此清洁能源的推广势在必行。

  宋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解释称,清洁能源一般指水能、风能、太阳能等。他提到的清洁能源供暖模式,可以理解为一种系统的集中供能工程技术。

  简单讲“就是利用河水冬暖夏凉的规律,利用一些先进的实用技术和设备,实现冬天供暖夏天制冷的功能”,为民众服务。

  “清洁取暖的技术,国内已日臻成熟,南方地表江河水、市政污水,以及北方工业余热、浅层地热能,都有着不错的潜能,具有规模化利用的条件。”

  他举例称,“典型的就是贵阳的项目,将穿城而过的河水打造成‘绿色空调’,实现了冬天供暖、夏天供冷的目的,总面积800多万平方米,已完成350万平方米,为2.1万多户居民提供了服务,且不会造成污染”。

  中国节能下属建筑节能公司的一位技术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项技术并不苛刻,南方很多有河流的地方都能实施,目前已在全国40多个城市进行了探索”。

  比如在北方主要有雄安、吉林、郑州、包头、青岛、西安等城市,在南方有贵阳、南京、重庆、长沙、南宁、福州等城市。

  同样支持南方供暖的还有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他在今年两会上提出了“加快发展我国南方百城供暖市场”的建议。

  周洪宇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南方供暖的建议了,此前已连续提了好几年,但今年尤为特殊,且与往年所提不同。

  据其介绍,南方百城是指淮河以南到长江沿线的“夏热冬冷”地区,包括上海、重庆、武汉等101个城市(简称“南方百城”)。

  这些城市不仅是本次疫情的重灾区,也是我国经济发达、人口密集地区,同时还是发展“新基建、新经济”的适宜地区。

  对于周洪宇所提建议,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教授魏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及他的研究团队也有参与调研,并为之做了研究支撑。

  据其研究团队测算,到2020年,南方百城具备供暖条件的潜在家庭为451万-1266万户,到2025年将增至1778万-3125万户。

  到2020年,如果采取分户自供暖,将拉动包括取暖设备购置、家装、能源消费等共计1184亿元;如果采取集中或区域供暖模式,将拉动能源消费126亿元。

  到2025年,上述两种供暖模式对应的消费支出将增加到3160亿元和483亿元。据此魏楚认为,南方百城的供暖需求很大,应该尽快发展南方百城供暖市场。

  “南方经济条件改善,是呼声变大的根本原因”

  南方供暖问题不仅是“新老问题”,还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存在着一条供暖分界线,大致以秦岭和淮河为界线。

  关于供暖分界线,比较普遍的说法是“50年代时,当时全国经济条件比较落后,能源又紧缺不能全面供暖,所以划了一条集中供暖的界线”。

  据魏楚称,“供暖分界线的来源也不好考证,我们团队也调查过,并没有发现哪个文件明确了其来源”。

  “从全球同纬度地区看,采取统一集中供暖的国家也比较少,大部分是分散供暖,或者说是区域供暖”,魏楚说。

  谈到南北供暖,魏楚特意强调称,“许多人都有这样一个误区,一谈到南方供暖就想到集中供暖,想到会照搬北方模式”。

  “南方是一个很大的范围,广东也许可以说不需要,但淮河以南的很多地方冬天气温比较低,供暖需求比较强烈。”

  事实上,南方供暖的呼声已有多年但仍未实行,近年呼声不断变大,其中反对质疑的声音也很多。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两种观点:

  一种是南方的寒冷期比较短,也就一个多月时间。寒冷期是气象学名词,指日平均气温连续处在摄氏零度以下的若干天。北方供暖时间一般是11月至次年3月,大概4个月时间。

  一种观点认为,南方搞集中供暖,投入资金量大。今年又受疫情影响,财政赤字增加,“总不能都失业没收入,去支持暖气铺设吧!”

  周洪宇对此观点进行了反驳。他向中国新闻周刊直言,“这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的想法,“北方供暖是保民生,南方供暖就不是保民生?”

  “你不能说时间短(供暖)就不是保民生,时间短就性质变了,这是什么逻辑呢?不要把南北方保民生对立起来。新基建也要花钱,把供暖纳入是正逢其时。”

  至于南方供暖期短的问题,魏楚教授表示,能源站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模式,能源站不仅可以供热还可以制冷。

  “这是一个叫两联供或三联供的技术”,冬天和夏天可以使用同一套管网,南方冬天供暖一两个月,夏季制冷两个多月,加起来一年也有四个月的时间了。

  他坦言,“其实南方供热需求一直都有,只不过南方经济条件改善了,这是呼声变大的根本原因”。

  多位重庆市民也称,“供暖不能以气温来作为标准,体感温度也很重要,尤其是重庆,冬天非常湿冷”。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南方供暖还面临能耗大的问题,这也是难以实施供暖的重要原因。从自然条件来说,南方的空气湿度大,房屋通风条件好,也不利于保温。

  供暖成南方小城新房的标配

  吴小龙是南方某供暖品牌创始人,他还是江西一家能源公司的总经理。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南方城市供暖需求的确很大。

  “以企业经营实际为例,我们最早的一个项目是在安徽阜阳,那是2015年。不南不北淮河边上的一个城市,去做供暖。当时大家对供暖的需求非常少。”

  吴小龙说,“但是到了2018年的时候,老百姓装修房子必定要有供暖,等到2019年的时候,新盖的房子一定要有供暖,这在当地已经成为了一个标配”。

  据其称,今年疫情尤其加快了供暖市场的发展,原因是民众在家时间变长了,“就想把家里弄得暖和一点”。

  那么南方如何实现供暖?周洪宇提出的《关于加快发展我国南方百城供暖市场的建议》给出了四点建议:

  首先是采取先试点、分步走,逐步实施策略。在供暖地域上,第一步考虑中东部省会和重点城市,第二阶段考虑西部省会和重点城市。最后覆盖其他地市县域。

  发展模式上也分阶段,一是充分利用现有的产能和管道,发展分户自供暖,二是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开发热能综合利用,最后,先行先试城市建成区域能源互联网。

  其次要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相结合,在政策上做好协同,引导供暖市场良性发展,同时破除制度性障碍,畅通融资渠道。

  魏楚认为,技术、市场、政府和企业都不能缺席,又要有统一规划,比如说制定统一的技术标准,可以互联互通,禁止假冒伪劣产品进入市场。

  同时还要因地制宜,南方各地条件不同,“一个市不同区不同镇都条件不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55 参与 478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新闻周刊

有料、有聊、有趣的周刊君

头像

中国新闻周刊

有料、有聊、有趣的周刊君

24130

篇文章

149171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