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谈疫情信息公开:多部委参与百场发布,与17年前最大区别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从1月20日开始,到今年全国两会,来自新闻出版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一直没中断过关于疫情防控的直播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一名新闻媒体人,白岩松像一名“长跑运动员”,全程连线专访了大量官员和专家学者,并在采访钟南山时,对外释放确定有“人传人”现象的重磅信息。

  视频连麦白岩松。

  谈及媒体在疫情信息公开方面如何担当?白岩松昨日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提到,当疫情出来了之后,作为一位新闻媒体人,要思考的是你要什么?我觉得我唯一需要的是事实,唯一的武器是提问。

  当一个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之后,事实是什么?到底每一天的数字和牵动人心关注的背后,真实答案应该是什么?这都是媒体要思考的问题。”白岩松说。

  两会期间,白岩松带来一份提案,即《加强推动公益慈善组织在重大突发事件当中应急响应机制的改革》。在整个疫情初期,公益慈善组织曾引发巨大声浪。在他看来,这里有的是事实,也有很多谣言,还有相当多的是惯性思考。

  在提案里,白岩松特地写了这样一句话:也许责骂也是一种爱心,但它不能停留在责骂上。如果大家骂过后什么都没变就过去了,下一趟再来接着骂,我们就对不起这骂声。

  曾经作为谣言话题之一的白岩松,对于如何粉碎谣言,他坦言,谣言制造一种想象事实,唯有用速度让事实跑到前面

  谈疫情信息公开

  国务院各部委参与发布,从一开始做好信息公开准备

  南都:您曾在疫情初期提到,“没有特效药,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在这次疫情信息发布方面,政府表现如何?您曾经也参与了非典报道,相比17年前,中国政府在应对病毒有哪些变化?

  白岩松:我全程参与了17年前的SARS报道,当时我所在的栏目《时空连线》是央媒当中第一个系统报道SARS。在2003年2月,我们连做了三期节目,而且把记者派到了广州,第三期节目的名字就叫政府信息公开,从中就能够知道17年前我所在的栏目已经开始关注政府信息公开。

  但遗憾的是,17年前在政府信息公开方面,显然我们有很多值得反思的东西。直到2003年4月2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才开始每天下午4点直播疫情数字。

  后来也正是受这件事情的影响,国务院新闻办拉开了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大幕。黄埔一期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那年,我就在现场,第二期我就参与了讲课。那一年被我们公认为是政府信息公开的元年,或者叫政府新闻发言人发展的元年。

  17年后,我们又面对了这一次新冠病毒。

  首先从日期来说,1月20日以直播方式,钟南山院士代表所有的专家组,在电视直播屏幕上告诉“人传人”的现象,武汉不要去了,需要戴口罩。我觉得这本身就是跟17年前完全不一样。在这之后23日迅速封城,接下来大年初一的时候就已经从中央成立了指挥部。所以17年我们迈出了很大的步伐。

  其次,这十几年当中有大量的政府新闻信息发布的实践,包括人大政协上的代表委员通道、例行新闻发布会。其实评估这次政府信息公开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国家卫建委以及国务院联防联控每天下午举办新闻发布会,已经100多场,直到两会前才停止。而在新闻发布会当中,跟17年前很大的区别是,它不是由国家卫健委或者是中宣部单独发布,而是由国务院各个部委各个机构都参与其中的100多场。

  此外,在这次专家组当中,不仅仅是公共卫生专家,还有两位政府信息公开方面的专家,一个是国防部原来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还有一个是中国传媒大学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基地的教授董关鹏。他们两位能够成为这次专家组的成员,就意味着从一开始来面对这场疫情,就做好了政府信息公开的相关准备。所以我觉得从这个层面来看,哪怕我们以每天下午的国务院联防联控的新闻发布会的角度来说,那也是迈上了比较新的台阶。

  谈疫情媒体担当

  唯一需要的是事实,唯一武器是提问

  南都:您全程参与此次疫情报道,连线了大量官员和专家学者,并在采访钟南山时,对外释放“确定有人传人现象”重磅信息。如何看待媒体平台在疫情信息公开发挥的作用?如何在回应公众关切方面体现权威性?

  白岩松:从1月20日至今,我还没有中断过《新闻1+1》的直播,只要有节目我就在做。

  当疫情出来了之后,作为一位新闻媒体人,要去思考的是你要什么?我觉得我唯一需要的是事实,唯一的武器是提问。我们必须实现的目标是公信力,也就是权威性,怎么去实现这种公信力?只有请最权威的人,在平台上去针对最符合当下、最有实效性的内容给予回答,才会有这种权威感,不是嘴上说说。

  当一个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之后,事实是什么?到底每一天的数字和牵动人心关注的背后,真实的答案应该是什么?这都是媒体要思考的问题。

  疫情期间,《新闻1+1》基本上是经历了三个过程。第一个过程是“尖刀班”。从1月20日到23日,我们4期节目当中采访了钟南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武汉市市长、卫健委的局长等等。我们也在23日最早做了《隔离病毒,不要隔离爱》,给武汉加油的视频节目。第二个过程是国内疫情,第三个过程是国际疫情。总共是三个阶段,现在也依然没有休止。

  南都:在这次疫情发布中,《新闻1+1》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与政府发布在信息公开方面起到“组合拳”作用

  白岩松:政府是政府的新闻发布,而媒体有媒体的视角。我觉得新闻媒体跟政府新闻发布还是不一样。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它既有信息公开,也要面对记者方方面面的问题,还有职能部门这个时候该做什么。

  而媒体最重要的因素,第一个是时间,关注今天;第二个是新闻公众的关切。从媒体的视角来说,我们格外关注的是今天。比如《新闻1+1》最初的标题不管是《今日疫情分析》,还是《今日疫情应对》,都格外关注今天。而且有的时候我们要更加敏感,我们永远要去关注的是,此时老百姓在关切什么,媒体又在困惑什么,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举个例子,《新闻1+1》为什么2月5日要连线王辰院士?因为之前做不到应收尽收,我们知道方舱医院那一天有可能开始收病人。新闻放在这儿,大家的困惑和改变放在这儿,方舱医院将对这场战役的进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关注,我觉得公众也在关注。那么谁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合适人选,当然是提出者王辰院士。

  再比如说,当国际上针对中国的各种声音,包括病源污名化非常众多的时候,我们该去采访谁?这个时候柳叶刀的总编自然的成为我们一个很重要的采访目标。所以采访都是跟着新闻走。

  谈谣言粉碎

  谣言制造一种想象事实,唯有用速度让事实跑到前面

  南都:在疫情初期,您曾经也成为谣言中的话题之一。在重大事件或日常,如何让网络谣言无处遁形?

  白岩松:我觉得很难,只能是让事实更快一点。因为谣言往往利用的是人们的情绪,而新闻能够传播的只有事实。要知道在很多情况下,事实是干不过情绪的,因为现在非常可怕的谣言所利用的空间,就是制造一种想象的事实。

  过去这几年时间里,有很多谣言都是击中了人们的某种想象,让人们信以为真,于是所谓的带节奏就变得容易,整个疫情当中很多的谣言都是如此。

  虽然控制谣言很难,但是作为媒体,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事实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不让谣言成为定势。一旦成为定势,再想用事实改变它就很难了。

  我常说一句话:不主动就是被动。而主动当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准则就是速度,你必须要用速度去跑到谣言的前面。一旦让谣言先跑,你再想追,然后再重新覆盖就很难了。

  南都记者潘珊菊 实习生王佳欣发自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头像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270041

篇文章

274596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