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的背景年代里,辽国都干了些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杨基宁

  一部《清平乐》,道尽了宋仁宗在位四十年间的猛人猛事。不过很多资深的宋史“票友”,依然觉得不过瘾:怎么那年头的一个“大boss”,在剧里戏份这么少呢——辽国。

  要知道,作为大宋邻居的辽国,可不止是《澶渊之盟》里约定的“兄弟之国”关系,从天马行空的“金庸剧”,到红透大街小巷的“杨家将剧”,甚至唱遍大江南北的“包青天戏”,辽国这个“大boss”,时不时就要露个脸。那放在真实历史上呢?“戏份”当然更重。

  

  自从《澶渊之盟》落了墨后,宋辽两国的关系,以赵本山的口头语说,“那就是实在亲戚”。澶渊之盟之后不到120年时间,光正史所记录的双方互使,就有380多次。再看出使缘由,真的跟农村大家族走亲戚似的,只要找到个由头就要互相串个门子。

  而放在《清平乐》的年代里,宋辽两国的关系,四十年来总体比较太平。但就是这平静年月里,作为大宋“好弟弟”的辽国,也干了几件大事。放在《清平乐》里,似乎不算事儿,放中国历史上,那真是影响深远。

  “大事”一:找大宋“加钱”

  《澶渊之盟》的和平条件,就是大宋每年给辽国价值三十万两白银的“岁币”。但对这钱数,辽国也渐渐不满意,然后就有了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大事:著名的“重熙增币”事件。

  当时是在庆历二年,宋朝和西夏正打的你死我活的时候,辽兴宗突然写了封信给宋仁宋,直接吓得宋仁宗睡不着觉。信上谈了四个问题,其他三条都是东拉西扯,最后一条却是直接亮刀子:当年柴荣夺走的“关南十七县”,是我大辽的领土,要不“大哥”你就还了吧。这样才“益深兄弟之怀,长守子孙之计”嘛。

  言下之意也明白:您要不还,咱就开打,兄弟都没得做了。

  虽然这事一个月前,大宋凭着强大的情报工作,已经买到这份辽兴宗致书的底本了。但等着这事儿“实锤”后,宋仁宗君臣真是吓得不轻,前线还正和西夏掐架呢,辽国这又要捅刀?大臣们也是各个躲猫猫,关键时刻,《清平乐》里的重要角色之一,大宋外交家富弼出场了。

  

  那年的富弼,才是个三十八岁的“朝堂菜鸟”,而在这次宋辽关系“起火”时,富弼家中也横遭不幸,爱女染上暴病身亡。爱惜富弼才华的北宋大文豪欧阳修,还搬出唐朝军阀李希烈杀害书法家颜真卿的旧事,阻止富弼扛这锅。

  但临危受命的富弼,依然擦干眼泪启程,慨然站在得意洋洋的辽兴宗面前。面对辽国君臣的讹诈,富弼以硬碰硬,当场发出一通震撼满朝文武的怒吼:“北朝(辽国)忘章圣皇帝(宋真宗)之大德乎?澶渊之役,苟从诸将言,北兵无得脱者。”

  

  这话意思是说:当年澶渊之盟,那是在大宋本可消灭辽国的形势下,放了你们一条生路,现在你们反而趁火打劫,要脸吗?在整个北宋外交史上,这都堪称是一句非常硬气的话。

  也正是这一顿硬碰硬,把辽兴宗的心理防线砸了个粉碎:对啊,大宋不敢打,辽国就打得起吗?还是要点钱实惠。于是辽兴宗退而求其次,要求北宋加钱“买和平”,这正中宋仁宗的下怀,于是岁币加了二十万两,双方继续兄弟一家亲。

  如此力挽狂澜的一幕,也正如宋朝学者胡寅,对富弼的一声击节叫好:以一言息南北百万之兵,可谓伟矣。

  但无奈的是,富弼够硬,但大宋也够怂。在“加钱”的誓书里,辽国故意用了个“纳”字,意思是北宋是在向辽国进贡。富弼坚决不从,甚至“声色俱厉”,但宋仁宗确实是讲和心切,竟然就同意了称“纳”。这就等于外交官在前线力争,朝廷在后方直接掉链子。辽国为此大肆庆祝,特地刻碑记功,气的富弼连赏赐都没要。

  这种面子里子都不要的“和平”,让后续的北宋帝王们彻底放松警惕,觉得只要不打仗其他都是小事。最终“忘战去兵”导致亡国的“靖康之耻”。

  “大事二”:赚大宋的钱

  如果说“每年多收了二十万”的“重熙增币”事件,有趁火打劫之嫌。那么宋辽“百年和平”期间,辽国君臣也为另一件事绞尽脑汁:怎么能堂堂正正赚大宋的钱。

  最“常规”的方法,当然是宋辽贸易。

  在很多历史票友的观念里,宋辽之间的榷场贸易,大宋本该赚得盆满钵满才对,甚至连“岁币”都能赚出来。但这事儿哪有这么容易?北宋收入“高峰期”的宋仁宗皇佑年间,每年收入白银也不过八十八万两,一下子三五十万两当“岁币”送出去,那跟割肉差不多,哪有这么容易“赚出来”?

  更何况,人家辽国虽然生产落后,可并不傻,他们也有自己的“拳头”产业。比如盐。

  

  辽国的盐产量极高,其洁州地区盐湖遍布,味道出名的好,由于宋朝实行“榷盐法”,对盐业实行严格的垄断。好吃便宜的辽盐钻了大空子,辽盐的涌入,不仅造成 “盐重则外盐日至”,而且宋朝根本不敢禁,特别是宋仁宗嘉佑年间时,“北人或由海口载盐入界河”,北宋的官员却“因尔不能止”。干看着辽国“盐商”们年年赚的盆满钵满。

  羊肉贸易也是“刚需”。宋朝食羊成风,宋仁宗本人就是“铁杆羊肉粉”,甚至半夜睡醒时还馋羊肉。北宋的御厨“日宰二百八十只羊”,民间羊肉也是身价昂贵,吴中地区的羊肉价格,一度涨到九百钱一斤。如此“硬通货”,当然也给辽国带来商机。单是宋辽间的河北榷场,宋仁宗年间每年就要花四十多万缗钱从辽国买羊。大宋辛辛苦苦挣来的“贸易利润”,很多都这么贴补出去。

  如此一来,以《续资治通鉴》的说法:“泻中国之钱于北者,岁不知几何”。不知不觉就被辽国赚足了钱。

  另外,辽国还大做转手贸易,中晚唐时曾给唐朝“大补血”的草原丝绸之路,宋代时正落到辽国手上。以阿拉伯典籍《行记》里,不但记载了阿拉伯人眼中雄伟繁荣的辽国上京,也记录了辽国与中亚国家的火热往来。辽国从大宋获得的丝绢等货物,也就转手加价,大量收入到中亚地区。西域诗歌《福乐智慧》里就有名句:“契丹商队运来了中国商品”。

  

  凭着这“物流线路”优势,辽国自然年年很赚一笔,不但赚钱还赚名声,中世纪中亚西亚国家,对中国的“契丹”称呼,就是这么赚来的。

  另外,宋仁宗打西夏的时候,往往会禁绝贸易,辽国却从中大发战争财。西夏你买不到大宋的茶叶和丝绢,我加价卖给你啊,辽人在两者之间充当掮客,基本要加价两三倍牟取暴利。可以说在贸易战上,生产落后的辽国,成为一个非常生动成功的样本。

  “大事”三:追大宋的“星”

  当然辽国虽然大赚特赚了宋朝的钱,但正因如此让其经济也加速融入到大宋经济文化体系内。毕竟有了钱才能追求精神文化生活。“有钱了”的辽国,也做起了一件“汉化”大事:追大宋的“星”。

  当年TVB经典电视剧《河东狮吼》里,就有辽国文人跑来宋朝比文化的剧情。而在真实的历史上,到了宋仁宗年间,辽国对汉诗的热爱,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就拿前面富弼出使辽国为例,两国都已经陈兵在边境了,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时期,辽使还跑来和他用汉文斗诗,这不是简单的吟诗啊,诗会就是战场。

  至于“追星”,也追得很狂热,宋初的时候,辽国“文青”们大多还粉白居易,宋仁宗年间起,“追星风向”也忽然一变,宋仁宗年间崭露头角的苏东坡,竟成了辽国的“当红炸子鸡”。

  

  当然,这事儿很长时间里,苏东坡自己并不知情,直到他弟弟苏辙出使辽国,发现辽人到处在读自己哥哥的诗:“逢见胡人问大苏”。他不禁感叹:大哥呀,你在辽国好火啊!而宋朝使者张芸叟出使,连在幽州驿站的墙壁上,发现了苏轼的诗,而辽国书店里到处卖苏东坡的盗版书。当然,苏轼在辽国彻底红起来,应该是宋神宗以后的事。

  但是在宋仁宗年间,宋辽双方的多次出使里,写诗对诗实在是家常便饭,可以说,作为大宋的官员,出使辽国不留首诗,都不好意思回来见人。而最牛的还得说余靖,这位仁兄在北宋文坛寂寂无名,在辽国却大大露了把脸。作为大宋使节,他在辽国写诗,还用契丹语写汉诗。轻松突破语言障碍,写到辽国人心里头去了。可见影响力有多强。

  确实,财富和兵威只能喧嚣一时,唯独文化,才是永久。

  参考资料: 郑伟佳《试论“重熙增币”》、刘欣 吕亚军《宋辽贸易战论析》、梅毅《刀锋上的文明》、杨继曾《辽金时期的草原丝绸之路及货币经济初探》、陈程程《辽代契丹人汉化问题研究》庄生晓梦《澶渊之盟与重熙增币:宋朝花钱买和平,背后逻辑不只是经济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 参与 3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朝文社

给每一位喜爱历史的人儿

头像

朝文社

给每一位喜爱历史的人儿

4297

篇文章

157881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