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格瓦拉”闹剧背后:直播行业的疯狂与焦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时代会放过电商直播吗?

  “窃·格瓦拉”出狱了,并且又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动静。

  有媒体报道,超过30家网红公司希望签下这位“网络红人”,据说希望与他签约的公司开价达到了200万甚至300万。

  消息传出后,引起轩然大波,各路媒体开始批判这些公司和“窃·格瓦拉”,指责他们带坏社会风气,甚至哀叹我们的社会病态且堕落。

  其实大可不必上纲上线,对我们的社会应该多点信心。

  一个偷过电动车的,还不至于带坏全国的社会风气。

  

  别跟网络梗较真

  “窃·格瓦拉”的走红本质上是网络上不定期出现的梗,类似的还有大力哥赵金龙。

  大力哥2015年出狱后,成为了一名网络主播。

  “窃·格瓦拉”和大力哥的言论和其他网络梗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没必要和网络梗较真。

  做了一天工作或上了一天学,回家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些没什么营养但好笑的梗,看完笑过然后就忘了。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而不是看完以后第二天就去偷电动车。

  更何况,说句不好听的,很多人都是把“窃·格瓦拉”当笑话看的。

  

  另一方面,“窃·格瓦拉”是刑满释放人员,这意味着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个罪犯,如果没有被判死刑,也没有被判无期徒刑,那么他被刑满释放后,社会就应该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做网络直播也是一份正当的工作,收入来源合法。某种程度上,“窃·格瓦拉”完全可以当做刑满释放人员再就业的典范。

  有一种观点认为,一个犯过罪的人可以走红做直播,可以挣大钱,那普通人奋斗的努力意义何在?

  事实情况是,大力哥和“窃·格瓦拉”的走红,和他们犯罪行为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他们的言论成了网络梗。

  而网络梗的诞生本来就随机性很强,这种爆红不具有可复制性,就好比买彩票中大奖,都是概率极小的偶然事件。

  你也许会羡慕甚至嫉妒买彩票中奖的人,但不至于因此怀疑人生吧?大力哥和窃·格瓦拉也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窃·格瓦拉”并没有被唾手可得的财富冲昏了头脑,他还能保持清醒,属实可贵。

  根据最新的新闻,“窃·格瓦拉”拒绝了直播平台年薪百万的签约。在接受采访时,“窃·格瓦拉”表示,签约就相当于给别人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的,以后会去种地,不去城里闯荡了。

  无论是入狱时因一番言论走红,而是出狱引起的争议,这些都非出自“窃·格瓦拉”的本意。

  网友抱着戏谑甚至嘲弄的眼光看他,媒体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批判他,网红公司把他当做带来流量的工具,却鲜有人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来看待。

  让人欣慰的是,“窃·格瓦拉”确实有一些自己的独立想法与人格,这是否来自于4年牢狱生活的改造呢?我们尚不得知,好在媒体和网友的指指点点暂时没有影响到他太多。

  

  话题性撑不起直播

  然而,“窃·格瓦拉”虽然不至于带坏社会风气,但这并不代表网红公司追捧他就合理。

  网红公司追捧“窃·格瓦拉”体现了当下直播行业的窘境,那就是:过于依赖话题性。

  比如,罗永浩最近就在搞直播。

  罗永浩是个话题性人物,也有为数不少的粉丝。然而,老罗的粉丝并不足以让他在直播行业站稳脚跟,绝大多数人都是图个新鲜。

  

  老罗第一次直播时,声势很大,媒体竞相造势,观看人数达到4892.17万,之后遭遇了断崖式下滑。

  据相关数据显示,罗永浩第三次直播的人数已经跌到了840.48万,下降了82.82%。

  从流量角度来看,话题性人物或许能带来短期的流量,但可持续性很差。

  一旦新鲜感过去以后,流量就一落千丈。

  业内人士表示,罗永浩不同于李佳琦和薇娅。老罗作为一个个人IP,最大的价值在于其稀缺性,而首秀又叠加了一层稀缺性,如果他和李佳琦一样每天直播,就是在消耗这种稀缺性。

  从带货能力角度来看,话题性人物的效果也未必就好。

  带货需要一定的话术,罗永浩虽然算得上能说会道,但显然不适合直播。

  比如罗永浩在第三次直播推销的一款压缩袋,一番卖力营销,成绩却不咋样。据数据显示,老罗卖出去了1万1千多件,销售额89.52万元。

  而同样一款产品,李佳琦来卖又是怎样的效果呢?

  巧合的是,李佳琦在3月份的时候也给同款产品“带货”,数据显示,李佳琦一小时内实现了500多万的销售额。

  

  更重要的是,观众都不是傻子,李佳琦带货能力强,不完全是因为他能说会道,比他更能说的人并不少,而是因为他卖的东西确实便宜,很多时候就是全网最低价。

  反观罗永浩,他在直播的时候号称“基本不赚钱”,但很快就被打脸了。有的电商平台甚至针锋相对地打出了“低过老罗”的宣传口号。

  由此可见,带货主播不好当,即便是罗永浩也不行。

  

  电商直播的焦虑

  如果说连罗永浩在直播领域都力不从心,何况是一介普通人“窃·格瓦拉”。

  网红公司若签下“窃·格瓦拉”,指望他带货显然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指望其带来一波流量,而且也维持不了多久。

  网红更迭换代速度很快,优胜劣汰,遵循着格外残酷的丛林法则。“窃·格瓦拉”就算进了网红直播的圈子,也难以久留。

  这个道理难道网红公司会不懂吗?

  他们当然懂,但不妨碍他们依然争相哄抢,希望签下“窃·格瓦拉”。

  可以说,这就是场闹剧,但却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直播从业者的焦虑。

  直播大潮之下,不论男女,不分年龄,人们纷纷加入这场电商直播大潮,全民直播带货似乎快要到来。

  然而,没有稳定的人才梯队,是直播行业目前面临的难题。

  电商直播行业竞争极为激烈,一方面头部主播垄断了绝大部分资源,另一方面即便是他们也害怕被边缘甚至淘汰。

  李佳琦曾坦言自己“很怕”,因为淘宝主播至少6000人,每天直播的场次有一万多场,“如果你今天不直播了,说不定你的粉丝就会被那另外的9999场直播吸引住了”;薇娅也多次在采访中透露过自己的焦虑,“一天都不敢休息,一休息就会紧张”。

  以张大奕为例,作为曾经的知名网红,她最高光的时刻就在一年前。

  去年4月,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摘得国内直播电商第一股称号,人们惊讶的看到一个张大奕就撑起了一家上市公司。

  然而,在电商直播的浪潮中,张大奕很快就被李佳琦和薇娅超过了。

  2019年“双11” 预售当天,薇娅热度值55576万,位列第一,李佳琦热度值33658万,排名第二。张大奕虽位列第四,但热度值不到3000万,差距十分悬殊。

  

  直播行业的淘汰速度远比其他行业更残酷。

  问题在于,到了明年,会不会就是李佳琦和薇娅被人取代呢?

  有人说,电视购物的今天就是直播带货的未来。

  诚然,直播带货某种程度上就是电视购物的翻版,两者其实算是一脉相承,只不过载体不同而已。

  电视购物随时代发展被淘汰了,时代会放过电商直播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2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婶子唠娱乐

与你趣谈娱乐圈。

头像

婶子唠娱乐

与你趣谈娱乐圈。

1650

篇文章

133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