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大吃26省玉米地的“蛾子”,今年又来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最近农田不太平。前一阵子遮天蔽日的沙漠蝗迁飞至邻国,对我国虎视眈眈;而去年在我国爆发的草地贪夜蛾,也已经卷土重来。

  草地贪夜蛾几乎是去年我国农业领域最受关注的话题,这种虫子入侵云南后,很快扩散到全国各地。今年的形势更加严峻,根据农业农村部上个月印发的防控预案,今年全国受威胁的田地预计将有一亿亩左右;除了玉米之外,小麦、甘蔗、高粱等也可能受害。而且更糟糕的是,草地贪夜蛾已经在国内定殖,以后每年都会出现。

  

  云南普者黑市被草地贪夜蛾危害的玉米 | 翦翳翎

  短短半年,攻占全国大半玉米地

  草地贪夜蛾原产美洲,在美国等国家早已肆虐多年。2016年,它悄悄跟着人跑到非洲,2018年就给非洲12个国家带来1770万吨的玉米损失,相当于数千万人一年的口粮。随后,它飞出非洲,很快就到了印度等亚洲国家。

  2018年12月,草地贪夜蛾经缅甸入侵我国云南,并在去年陆续迁飞北上;短短半年内,它们攻占了我国大半玉米地,给农业带来极大损失,让农民苦不堪言。2019年,全国有26个省级行政区发现草地贪夜蛾,见虫面积1600多万亩,实际危害面积约246万亩;其中以西南地区玉米受灾最为严重,受灾程度接近5%。

  

  草地贪夜蛾雌性成虫 | 翦翳翎

  草地贪夜蛾不耐寒,这个冬天已冻死了北方部分越冬虫。然而,在云南、海南、广东、广西等热带、亚热带地区,草地贪夜蛾仍然能休眠越冬,有些甚至整年都在生长繁殖;另外,在去年迁飞扩散的过程中,它们也在沿途留下很多后代,这些后代会在当地一直生存下去——换句话说,草地贪夜蛾已经在我国定殖,以后每年都可能会见到

  2020年才开始不久,草地贪夜蛾已经开始危害。相比于去年,今年草地贪夜蛾的发生期提前了2个月。2月20日,农业农村部印发了《2020年全国草地贪夜蛾防控预案》。截止3月6日,在云南、广东、海南、广西、福建、四川、贵州7省(区)176个县玉米田中,都发现了草地贪夜蛾的幼虫,累计有76万亩玉米田受到危害,比2周前增加33个县和11.2万亩;在一些监测点,害虫发生量是去年同期的90倍。同时,今年的迁移期推测将比去年提前1个月,可能会危害到东北、西北部的玉米。

  内源除不尽,外源阻不断

  为了防治草地贪夜蛾,国家去年已经投入了数亿资金,从田间监测、农药防治到生物防治等多个方面并行开展。但这为什么不能把草地贪夜蛾全部杀死,反而让它们卷土重来了呢?这主要可归结于以下几个原因。

  

  草地贪夜蛾老龄幼虫 | 翦翳翎

  1

  产卵量大,繁殖力强

  草地贪夜蛾每只雌虫的产卵量为500~1000粒,有时可达1500粒。同时,它们在我国的专有天敌较少,食物却很充足。这导致它们在环境适合时,能够一个月就繁衍一代,后代以百倍速率增长

  2

  成虫迁飞,幼虫迁移

  草地贪夜蛾又名“秋行军虫”,它们的扩散能力十分了得,这也增加了防治的难度

  成虫借助风力,在几百米高空进行定向迁飞,每晚可飞行100公里。如果风势好,它们还能飞得更远,有记录称它们能在30小时内迁飞1600公里。幼虫则会进行短距离迁移。一些低龄幼虫会吐丝并借助风力移动,大龄幼虫则有领地意识,为了避免自相残杀,它们会爬行到其他玉米上取食。

  

  吐丝的草地贪夜蛾幼虫 | 翦翳翎

  3

  抗药性强,药效难起

  入侵我国的草地贪夜蛾,其祖辈已经在美洲长期对抗各种杀虫剂,导致现在的草地贪夜蛾已经演化出了很强的抗药性。若对它们使用单一的某种化学杀虫剂,那么这种杀虫剂过段时间很可能就没用了。

  目前,草地贪夜蛾已经对有机磷类、氨基甲酸酯类等至少29种化学农药产生了一定的抗性,这导致很多化学杀虫剂都对它们收效甚微,我们能使用的杀虫剂种类十分有限。而且,三龄后幼虫常躲在玉米心部,十分隐蔽;如果采用常规的施药方法,药剂很难达到心部并杀死它们。

  

  云南田间被绿僵菌杀死的草地贪夜蛾 | 翦翳翎

  4

  玉米收成低,防治成本高

  对于一些地方的农户来说,防治草地贪夜蛾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可能高于收成。以云南为例,一亩地的玉米收成约1000元,打一次杀虫药就要花几十元。在这样的成本压力下,一些农民会选择放弃玉米田,甚至种植后就外出打工,任由其发展。而且,我国西南地区的玉米地多为小户经营种植,一家玉米地的虫情控制住了,虫子还有可能从其他家的玉米地迁移过来,防不胜防。

  

  被农民放弃的玉米田早已被草地贪夜蛾啃噬得千穿百孔 | 翦翳翎

  5

  境外虫子,源源不断

  由于以上几个原因,我国境内的草地贪夜蛾难以完全消灭。同时,现在境外仍有源源不断的草地贪夜蛾,经由我国西南边境地区迁入。目前在云南部分边境地区,有草地贪夜蛾危害的玉米田已经超过90%。

  以玉米为重点,兼顾小麦

  今年的防控预案中,农业农村部还提到了小麦,强调防控时“以玉米为重点,兼顾小麦”。这无疑是一声惊雷:草地贪夜蛾不是吃玉米吗,怎么还吃小麦呢?

  草地贪夜蛾的食性很广,它能取食300多种植物,尤其喜好禾本科,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玉米、水稻、小麦等作物。按照对食物的偏好,草地贪夜蛾在基因上可以分为玉米型和水稻型,前者主要危害玉米,后者主要危害水稻。

  入侵我国的草地贪夜蛾为玉米型,主要取食玉米,但也会取食其他植物。2019年,我国受危害最严重的植物是玉米,但甘蔗、高粱等作物也没能幸免,同样受到了草地贪夜蛾的危害。与此类似,小麦也并非草地贪夜蛾的首选食物,只有当草地贪夜蛾找不到足够的玉米时,才有可能转而危害小麦

  

  草地贪夜蛾也危害其他的田间杂草,例如象草 | 翦翳翎

  西南地区存在着大量的冬小麦种植区,农民在秋季收完玉米后,会接着种小麦。草地贪夜蛾找不到玉米时,就把小麦当作越冬寄主。2019年9月底在云南寻甸县的调查发现,这里冬小麦的田间受害株率为30%~100%。而由于草地贪夜蛾比较喜欢吃植株的幼嫩部分,当它们今年扩散到北方时,多数冬小麦已灌浆成熟,受危害的程度应该不会太严重。不过,考虑到小麦重要的经济价值,对此的防控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草地贪夜蛾的防治是一场长期战争。它们已经在我国定殖,以后每年都会发生。每一年更到位的防控,不仅可以减少当年的损失,也可以降低来年的危害程度。在这个艰难的2020年开端,希望新冠病毒尽早消失,沙漠蝗永远止步,也希望草地贪夜蛾的爆发不那么严重,农户的收成能更好一些。

  参考文献

  [1]邹春华,杨俊杰.草地贪夜蛾为害薏苡[J].中国植保导刊,2019,39(08):47.

  [2]郑彬,彭斌,望勇,陈浩,司升云.武汉地区甘蓝新害虫——草地贪夜蛾[J].长江蔬菜,2020(01):51-52.

  [3]何莉梅,赵胜园,吴孔明.草地贪夜蛾取食为害花生的研究[J].植物保护,2020,46(01):28-33.

  [4]赵猛,杨建国,王振营,朱军生,姜玉英,徐兆春,朱萍,王振华,于毅,门兴元,李丽莉.山东发现草地贪夜蛾为害马铃薯[J].植物保护,2019,45(06):84-86+97.

  [5]杨现明,孙小旭,赵胜园,李加云,迟旭春,姜玉英,吴孔明.小麦田草地贪夜蛾的发生为害、空间分布与抽样技术[J].植物保护,2020,46(01):10-16+23.

  [6]全球视角看草地贪夜蛾抗药性发展史[J]. 南方农药, 2019, 23(4):45-48.

  作者:翦翳翎

  编辑:麦麦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44 参与 6884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果壳

科技有意思

头像

果壳

科技有意思

14776

篇文章

369108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