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女侠石正丽:冒着生命危险追踪SARS源头!(附17年前大量照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的看完这个演讲视频。

  这是2016年的视频,当时要是能够重视这位女科学家的报告,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悲剧了。

  

  

  

  

  还记得15前那场SARS吗?SARS的病原从哪里来?类似的疾病还会出现吗?人类要如何来预防此类疾病的发生?听听来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研究员讲述的故事。

  

  

  
以下是中央电视台2017年的一个节目:中国科学家13年寻获SARS病毒源头,“始作俑者”竟是它!

  01、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

  2002年,SARS疫情在中国广东首次被发现,逐渐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传染病疫情。从2002年12月第一例有报告SARS病例到现在,整整15年过去了。SARS病毒的源头,究竟在哪?

  近期,一项科研成果引发科学界的关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家,在我国云南发现了一处蝙蝠SARS冠状病毒的天然基因库,研究揭示了SARS病毒可能的重组起源。

  

  SARS疫情2002年爆发,两年之后,也就是从2004年起,研究团队开始追寻疫情的病源,这一找就是13年.病毒源头的宿主是如何被锁定在蝙蝠身上的?找到SARS病毒可能的重组起源,是不是意味着,SARS病毒的源头被找到了?今天的故事,我们就走近这支科研团队,揭开SARS病毒源头的秘密,探秘寻找“SARS”病毒源背后的科学历程。

  

  非典型肺炎SARS,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世卫组织公布的疫情显示,2002年底到2003年8月,非典全球共波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感染人数共8422例,死亡916例,平均病死率为10.8%。2004年,当这场致命疫情最终消退,关于这个未知病毒的溯源研究也随即开始。

  

  石正丽,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她所带领的新发病毒研究团队,也在这时,展开了SARS病毒的溯源研究。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有亲戚就会问,说SARS都没有了,你还做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杞人忧天嘛,有可能(疾病)它永远都不来,但是我觉得我们做很多工作,如果有一次你的工作能够预防疾病爆发,我觉得我们就很有意义。

  

  很快,研究人员从野生动物市场上的果子狸体内,检测到了SARS冠状病毒。但进一步实验发现,果子狸虽然是直接传染源,但似乎并不是“始作俑者”。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最直接的传染源它是不是最根本的源头,这个倒不一定,那么为了找到这个病毒的根本源头,我们需要找到它的自然宿主。找到了它的源头才能从根本上把这个疾病防住。

  助理研究员胡犇负责病毒的遗传进化研究,他提到的自然宿主,必须长期携带这个病毒且自身不发病;另外在自然状态下,这些自然宿主动物,要存在一定的群体感染率。然而,通过调查养殖场和野生的果子狸,结果令人意外。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野生果子狸和养殖场的果子狸它们都没有感染SARS病毒,并且如果你在实验室中,将这个SARS病毒人工地去感染果子狸,它也会生病,它也会表现出症状。这就说明,果子狸它不符合SARS病毒自然宿主的这样一个特征。(果子狸)更多地只是扮演了一个中间宿主的角色,真正的根本的源头还是另有其物。

  那么,这些致命的病毒究竟源自哪里?它的自然宿主到底是谁?有专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如果再找下一个动物,应该找哪一种动物?有专家就提出了,我们应该找蝙蝠。

  对研究病毒的学者来说,蝙蝠地位特殊。在哺乳动物中,是仅次于啮齿类动物的第二大类群,其种类占哺乳动物物种数的20%,在全世界分布范围广泛。蝙蝠也是许多病毒的自然宿主,包括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狂犬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由于蝙蝠特殊的免疫系统,携带病毒却极少出现病症。在漫长的进化历程中,蝙蝠成为了上百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上世纪90年代,曾有两种严重的人兽共患病毒传染病,分别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爆发,根本源头都来自同一种动物——蝙蝠。这向追踪SARS病毒溯源的研究团队提出了一个可能性,SARS的源头会不会也是蝙蝠。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第一次采样采的是广西的样本。当时建议我们的专家,他们当时做的工作是另外一个病毒,我们叫尼帕和亨德拉这种病毒,也是由蝙蝠传播的烈性病源,当时那种病毒主要是在果蝠里面发现的,所以我们基本上都采的是果蝠,把样品拿回来以后,我们就做遗传物质的检测,检测了8个月,什么都没发现。

  

  02、偶然发现 让团队重新燃起希望

  8个月的努力,换来的是一无所获。毕竟,全世界有1300多种蝙蝠,仅中国就有130多种。果蝠身上有,别的蝙蝠有没有?怎么去找?简直是大海捞针。

  当时,整个团队非常沮丧,石正丽也几乎要放弃了,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偶然的发现,让他们重新燃起一线希望。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邻居的课题组,他们前期在做SARS病毒的检测,他们有一些试剂盒,可以检测SARS病毒的抗体,我们当时也取了蝙蝠的血清,结果就发现,有几个(蝙蝠)物种血清里面,确实有SARS病毒抗体。

  通过检测不同科属的408只蝙蝠进行抗体、核酸的监测,目标逐渐清晰,最终在菊头蝠身上找到了和SARS病毒相似的冠状病毒。

  菊头蝠因有结构复杂的马蹄形鼻叶而得名,是狂犬病等许多动物源病毒的重要宿主。这一发现刊载于当年的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科学》杂志,引发多方关注。

  但很快,质疑又来了。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石正丽:好多专家就质疑,你们还是检测到了跟它(SARS病毒)很相似的,但并没有找到直接的来源。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虽然它和SARS病毒比较相似,属于一个家族,但是它在基因组的很多个基因上,区别还是很大的,比方说S基因。

  “S基因”又称之为刺突蛋白基因,负责病毒与受体的结合,病毒在感染细胞的时候,它要首先与细胞表面的受体结合,才能入侵到细胞造成感染。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就好比这个钥匙和锁的关系,什么钥匙开什么锁,如果S基因不同,这个病毒使用的受体(可能)就不一样。就不能够像SARS病毒那样感染人和果子狸,所以我们还得继续寻找。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贵州广西广东湖北湖南河南,到处跑,哪里说有蝙蝠洞我们就往哪里去。

  由于SARS属于致病性高的烈性病毒,05年之后,随着疫情远去,国内的研究者也少了很多。但石正丽和她团队并没有停止追踪病毒源头的脚步,他们深入中国西南、华南、华中等地,在全国各地寻找蝙蝠病毒样本。最远到过西藏墨脱、云南西双版纳,深山老林、荒郊野岭的蝙蝠洞,几乎都被他们找遍了。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有蝙蝠的地方,一个不太好找,二它路途也比较遥远,地势也比较险峻,有时候是没有路的,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博士生 罗东升:在广东抓蝙蝠的时候,当时洞积水很深,进去的时候,鞋也没有脱,直接水就快到腰了,里面蝙蝠很多,多到拿着网,就可以撞到网里面,有那种洞还需要匍匐进去,要匍匐个一两百米进去。

  蝙蝠大多在阴暗潮湿、人迹罕至的岩洞,穿行在深山密林里,经常会遇到一些未知的危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我们还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穿上袜子,袜子一直绑到膝盖,但是就那都不行,沿路蚂蟥就往身上蹦,晚上洗澡就发现,澡盆里都是血,才知道蚂蟥已经进到身体里边了。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博士生 罗东升:像我最惊险的一次就是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旁边的一个山洞顶上滑了下去,下面就是瀑布,当时我心里想的是我不会游泳,如果掉进水里就完了。

  

  蝙蝠昼伏夜出,傍晚,研究人员会全副武装进入蝙蝠洞或在洞口张网捕捉蝙蝠,回来后,就在野外临时搭起的工作台上,连夜进行病毒取样。尽管戴着手套,被蝙蝠咬伤的风险依然存在。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崔杰:透过手套就可以把你的手咬到,就跟扎针一样。

  蝙蝠身上携带狂犬病在内的多种烈性病毒,为此,每次野外采样前,队员们都会提前注射狂犬病疫苗。无论到哪里,他们一直坚持无侵害取样。尽量减少对蝙蝠和栖息地的伤害。

  

  03、云南小山洞 寻获SARS病毒“密钥”

  这些样本被带回实验室,储存在零下80°C的冷冻箱里。直到2011年,在云南的一个蝙蝠洞里,首次检测到了和SARS病毒更相近的SARS样冠状病毒S基因。2013 年,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从样品中分离出第一株蝙蝠 SARS 样冠状病毒的活病毒,更相近的S基因,让这株病毒能够使用和SARS病毒相同的受体,并能够感染人的细胞。它被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英文简称命名“WIV1”,以彰显这一发现的重要价值。

  这个成果刊载于2013年11月的《自然》杂志。

  “钥匙”终于找到了。但这个小山洞揭开的秘密,远比研究者预想得更多。

  04、SARS病毒溯源 疾控意义重大

  

  成功分离出WIV1,让全球科学家对SARS 病毒起源的分歧、争论,变得“趋于一致”。这场持续多年的追捕的目标变得更加清晰——SARS冠状病毒起源于菊头蝠。

  多年努力,终于追踪到了SARS的源头,但科学家们并未止步,因为这个首次发现S基因的蝙蝠洞内,还藏着更多的秘密。

  按照胡犇的说法,当时的整个证据链上,还有一个信息缺口没填上。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其实有关SARS病毒的蝙蝠起源这个问题,已经被解答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它毕竟还有个别基因和SARS病毒是不一样的,所以说,还残存了一些问题,就是SARS病毒它到底在这个蝙蝠中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对云南这处蝙蝠洞的采样工作,又持续了5年。研究组从这些样品中,陆续分离出3株活病毒,得到了共计15株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的全长基因组序列。令人惊奇的是,这15株病毒中,包含了SARS病毒所有的基因组组分。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胡犇:我们在这个地方发现了SARS病毒的一个基因库,就是组成SARS基因组的这些零部件不同的基因都可以在这个洞的这些蝙蝠携带的SARS样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上找到。

  胡犇把从云南蝙蝠洞中发现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和SARFS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输入基因重组分析软件,结果发现——几株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在重组后与曾经造成“非典型性肺炎”疫情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高度一致。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紫红色的这条线和深蓝色这条线,它分别是代表了两株我们在这里发现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那么在SARS病毒基因组前面这段,它是和紫红色这株蝙蝠病毒基因是高度相似,到了中间这个地方,它出现了一个交叉,它变得和深蓝色这株蝙蝠SARS样病毒高度同源。我们进一步推测,SARS病毒当年就是可能通过这些蝙蝠样SARS样冠状病毒之间的重组而出来的。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所有SARS样冠状病毒,各种类型的SARS样冠状病毒,都在这个地方发现了。而且这里面有些病毒,有的病毒有潜在的跨种感染的可能的。

  

  经对比,蝙蝠洞中发现的SARS样冠状病毒,它们的各个基因和SARS病毒的最高相似度达到97%以上,属高度同源。从遗传学上,这意味着SARS病毒的最直接祖先来自这些蝙蝠病毒。

  专家表示,目前虽未找到和SARS病毒完全一样的病毒,但这项发现充分证实了SARS病毒起源于蝙蝠,并揭示了其可能的产生方式——基因重组。

  05、加强防控 减少侵扰野生动物

  13年的病毒追踪溯源,终于找到了SARS病毒的起源。但研究人员同时发出警告,在未来,仍有可能出现新的类似SARS病毒的出现。

  

  除了提高警惕,减少对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的侵袭,杜绝野生动物的市场交易,才能有效防范新的传染病毒的传播。

  石正丽告诉我们,未来存在类似SARS病毒爆发的风险,但病毒溯源研究,为新发传染病的预防找到了一个方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大家其实也不必惊慌,在自然界野生动物携带的病源其实很多,但是感染人的机会非常非常少,它不会来主动感染人。我们现在经常能看到一两年就有一个新发传染病,这是人类活动的一个结果,我们人类要去侵袭野生动物领地,要去旅游要去开发要养殖还有很多这种(人类活动),实际上是我们人类活动造成的被感染。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胡犇:最大程度减小对这些传染源动物的接触机会,把这个类似SARS传染病的暴发风险降到最低。

  在研究人员看来,远离野生动物,保护它们的栖息地,就是最好的源头防控。而病毒溯源,也能为下游防治、诊断与疫苗研发以及其它基础研究奠定基础。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你现在做的工作结果,可以被用于疾病预防,或者用于将来农业方面的预防,这个也是我们感到比较开心的。

  

  13年的漫长研究,才最终解答了人们的疑问。但是,研究员们告诉我们,对于这个课题,他们还要解答与之相关的许多未解之谜,比如说:云南蝙蝠身上的病毒是如何传播到遥远的广东的动物和人身上的?蝙蝠为何携带这么多烈性病毒而不发病?等等,未来要走的路还会更长。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研究员 石正丽:大家看到的是一小步,实际上是我们很多很多更小的步骤来获得的。其实做这个基础科学,本来就很寂寞,需要坚持,你永远都是开拓者。

  

  几乎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过一个科学家梦,觉得科学家懂得多,特别厉害。长大以后才知道,为什么科学家懂得多?因为当所有人都开始淡忘的时候,只有他们还在执着地追寻答案。他们最厉害的地方不是手里的仪器,而是心里的精神,为了科学的真理,为了人类的福祉,他们甘愿忍耐任何寂寞。

  

  科学家是推动这个世界不断前行的人,他们以求真为使命,用好奇心和探索精神不断扩展人类认知的上限,每一个发现都是新的开始,每一个答案都会引出新的问题。

  与其说对SARS源头的追踪没有结束,不如说它刚刚开始,科学家们还长途跋涉、一往无前。为他们的坚持不懈,矢志不渝,衷心地献上我们最真诚的敬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最后,让我们看一组17年前共抗非典的照片,和今天是多么地相似。

  

  2003年5月25日,北京798艺术区一展厅内,非典主题的画作"孔子戴口罩"。

  2003年离今17年,17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是历史好像也就在昨天,那场与SARS的殊死搏斗让多少人记忆犹新。这场疫情也让我们明白要学会敬畏自然,人的这张嘴巴不是什么都可以吃。人是富裕了,为了寻找刺激的生活,胡吃海塞,结果SARS找上了我们。

  人是容易遗忘教训的动物,毕竟17年过去了,"好了伤口忘了疤",教训的记忆已经逝去,骚动的肚皮又开始寻找刺激的美味了。

  最终你懂得,现在这个家伙又找上了我们。

  一起看看17年前那一幅幅照片,揭一揭我们曾经的伤疤,也许能让你我长长记性。

  德兰/文

  

  2003年2月16日,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钟南山(右)与其他专家一起医治一名非典病人。

  

  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一家药店贴出"口罩已售完"的告示。 雍和/摄。

  

  2003年4月5日,香港,一家商场的扶梯上,一对戴口罩的情侣相拥而吻。Vincent Yu/摄。

  

  2003年4月9日,北京一家同仁堂药店中,人们购买据说可以预防非典的中药。在北京晚报报道了某中药可以预防非典后,这家药店一天之内卖光了三万副。

  

  2003年4月17日,北京大学的校医院,为师生发放预防"非典"的中药汤剂。廖文静/摄。

  

  2003年4月20日,北京,一家已经关门的药店在电子屏幕上打出"口罩到货"的字样。笑云/摄。

  

  2003年4月23日,杭州,市民抢购口罩。 傅拥军/摄。

  

  2003年4月25日,北京,一名警察保持一段距离,询问一名被群众举报为疑似非典病人的妇女。Str/摄。

  

  2003年4月25日,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被隔离的非典患者透过栏杆向外张望。Greg Baker/摄。

  

  2003年4月26日,厦门中山医院副院长张振清向国务院督查组汇报防治非典工作。在谈到年轻的医护人员不顾个人安危,将年幼的孩子放在家中,一心扑在工作上时,泣不成声。姚凡/摄。

  

  2003年4月末,北京地坛医院,一位非典患者痛苦地煎熬着,两天后离世。与他同患非典的妻子数天前已先他而去。

  

  2003年4月27日,北京,泰国留学生撤离北京语言大学。Frederic J.BROWN/摄。

  

  2003年4月27日,香港,参加芭蕾舞课程的孩子们戴着口罩练习舞蹈。Vincent Yu/摄。

  

  2003年4月28日,北京公交车上,戴口罩的乘客。任晨鸣/摄。

  

  2003年4月29日,北京,通往天安门广场的桥上巡逻的工作人员。

  

  2003年4月30日,北京煤炭医院在决定接收非典病人后,护士长向护士们训话。没有收治传染病人经验的护士们个个情绪低沉。这家医院在决定收治非典病人后,已有7位医护人员辞职。

  

  2003年5月1日,北京小汤山高速公路设非典专用车道。王丽南/摄。

  

  2003年5月1日,广州,人们排队洗手。

  

  2003年5月1日,北京小汤山医院非典隔离病区外,执勤的武警。Ng Han Guan/摄。

  

  2003年5月2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门可罗雀,一男一女席地而坐。

  

  2003年5月6日,北京煤炭医院,住院的非典患者取午饭。

  为防止传染,这个取饭窗口在非典期间临时改建为双层玻璃。

  送饭人员打开窗户将饭菜放入平台,关上外面玻璃,患者才可从里面打开窗户,再取走饭菜。

  

  2003年5月,北京小汤山医院,里面的"非典"病人。

  

  2003年5月6日,杭州老城区的一个胡同里,两位"膀爷"站在警戒线外与隔离点内的邻居叙旧情。傅拥军/摄。

  

  2003年5月6日,北京宣布四处为非典隔离区,市民开始抢购生活必须品。这家超市的货架已是空空如也。

  

  2003年5月,湖北省首例非典患者——黄冈中心医院内科医生张宏病重,妻子丰慧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高宝燕/摄。

  

  2003年5月7日,北京科技大学的门口处,校园被封闭,情侣只能穿过大门的栏杆拥抱在一起。

  

  2003年5月7日,北京郊区,小汤山医院。Frederic J.BROWN/摄。

  从4月23日开始的,短短8天时间就在一片空地上建起了这座全国最大的非典专科医院。

  

  2003年5月10日,一位刚被送到医院的非典患者在心理上不愿承认自己患有非典,不配合医院的治疗,医护人员在他的病房内做他的思想工作。

  

  2003年5月11日,武汉市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在隔离区过了一个特别的母亲节,护士沈勤半个多月来第一次看到6岁的儿子。

  

  2003年5月14日,杭州市中医院发热门诊部,就医的两位感冒患者正急迫地察看自己的X光片中有无肺部感染的迹象。

  

  2003年5月,一个乡村设立的临时隔离所。

  

  2003年5月15日,北京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居委会代表王大妈正在社区巡视。

  
2003年5月,河南省嵩县黄庄乡沙沟村口,一名返乡人员被拦下检查。张晓理/摄。

  

  2003年5月15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内,医护人员摘下鞋套。Greg Baker/摄。

  

  2003年5月23日,河南省洛宁县罗岭乡韩沟村村口,值班人员警觉地察看走向村口的人 。

  

  2003年5月29日,北京市西城区裕中小学一间教室内,老师为余玄上课。潘松刚/摄。

  2003年4月23日,北京市宣布全市的中小学从24日起全面停课,确保疫情不会在校园扩散。余玄因家境贫困,无法在家中收看空中课堂,学校就每天派人把她接到学校来看,老师还在课后为她一个人辅导。

  

  2003年5月,河南省洛阳,村口的检测点。 王豫明/摄。

  

  2003年5月29日,北京人民医院,因护理非典患者而感染不幸去世的护士王晶追悼会在此举行。贾国荣/摄。

  

  2003年5月30日,一位妇女乘坐地铁时用棉纸垫着握杆以避免感染SARS病毒。

  

  2003年5月30日中午,广州一名疑似非典病人私自出逃,至农林路与东风路交界处被火速赶至现场的警察抓获。

  

  2003年6月8日,一辆专车将一名女考生送到北京154中学高考考点,该考点只有她一名考生。张炜/摄。

  这位考生所在的住宅楼发现一非典疑似患者且已死亡,全楼处于隔离中。高考时给她专门设置了一个考点。

  

  2003年,非典时期的中国乡村。 张晓理/摄。

  

  2003年,重庆一名患者在出院时,向医生鞠躬道别。

  

  2003年5月,重庆,一所医院的隔离病区外,一名医护人员的丈夫举着鲜花,为在隔离区内奋战的妻子庆祝生日。重庆时报/图。

  

  2003年7月2日,北京紫金城附近,一名环卫工在清扫道路。Str/摄。

  

  2003年9月16日,香港,一位母亲带着女儿迅速离开曾为SARS医院的玛嘉烈医院。Laurent Fievet/摄。

  此时非典疫情已经结束,但是人们还是不愿意进入曾经做过非典患者治疗的医院。心有余悸,害怕的心理还是存在的。

  17年后这两个孩子现在应该有20多岁了,她们对这一年的记忆应该是模糊的。

  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 参与 87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读史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

头像

读史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

2409

篇文章

4867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