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遭金融机构“讨债” 安信信托阴霾难散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业绩下滑、股价起伏不定的安信信托再遭金融机构“讨债”。据安信信托12月16日晚间在上交所公布的信息,该公司近日再收三份起诉书,涉诉金额为12.2亿元,具体涉及安信信托的给付义务,加上之前的公布的涉案金额84.7亿元,安信信托涉诉金额共计达到96.9亿元。安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相关案件均在审理阶段,上述诉讼情况引起公司当期损益的变化情况需根据具体审理结果确定。业绩下滑、踩雷、频遭诉讼成为安信信托2019年来难以逃脱的“魔咒”,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安信信托需要尽快处置好风险项目,完善内部治理和风控措施。

  诉讼金额增至近百亿元

  公告显示,此次安信信托收到的起诉书分别来自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和上海墨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墨铱资产”),相关涉诉案件均因信托业务中安信信托以远期受让或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的形式提供保底承诺。

  以涉及自贡银行案件为例,2016年9月5日,自贡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安信信托将9900万元的标的信托受益权全部转让给自贡银行。两年后自贡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自贡银行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安信信托,安信信托支付了转让款利息372.27万元。截至目前,安信信托未按照合同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款划付至自贡银行账户。自贡银行的主要诉讼请求为:依法判令安信信托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1亿元;依法判令安信信托承担自贡银行至付清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暂记488.66万元;判令安信信托承担本案诉讼费。

  具体而言,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和上海墨铱资产起诉书涉诉金额分别是1.0543亿元、5.0933亿元、6.03亿元,合计涉诉金额达到12.2亿元。另据安信信托此前披露的截至2019年8月31日涉诉情况,彼时该公司受让信托计划受益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约84.7亿元,其中已判决案件的金额10.2亿元,达成和解的案件金额9.1亿元,尚在审理中的案件金额65.4亿元,涉及21宗涉诉项目。再加上上述三份起诉书涉诉金额,安信信托目前涉诉金额共计达到96.9亿元。

  “诉讼意味着安信信托公司风险增大。”一位信托行业观察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不仅影响到客户信赖,也会影响其展业和客户营销,短期对于业绩冲击较大。

  多起诉讼事件是否会对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安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相关案件均在审理阶段,将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相关规范及时、准确披露相应信息,上述诉讼情况引起公司当期损益的变化情况需根据具体审理结果确定。

  业绩“变脸”产品违约不断

  诉讼事件频发背后,是该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和信托产品违约不断的“烦恼”。数据显示,安信信托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29亿元,去年同期为27.09亿元,同比下滑80.48%,业绩“大跳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方面,前三季度亏损3.45亿元,而去年同期为2408.73万元,同比下降1533.59%。

  分季度来看,安信信托2019年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7721.5万元,去年同期为3.87亿元。资产总额方面,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末,安信信托资产总额为297.91亿元,较上年度末的315.36亿元减少5.53%。

  10月11日,安信信托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安信信托审慎核查并披露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该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数量和金额,其中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数量和金额。安信信托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安信信托提到,2018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实体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同时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进程加快,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在此情况下该公司部分信托项目的融资方出现违约,未能及时、足额归还信托资金,进而导致安信信托部分信托产品未能如期兑付。

  与此同时,安信信托股价也遭遇重挫,2019年安信信托股价从3月6日高点的9.6元/股一路下滑至3.78元/股。不过,在12月17日金融股普遍大涨的情况下,安信信托股价也出现回暖,截止收盘,安信信托报价4.48元/股,当日涨幅7.18%。

  对安信信托股价变动幅度较大现象,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分析认为,安信信托连续三年入选MSCI,支撑其股价的资金面较好,但是受其经营负面影响导致股价长线持续下行趋势。而业绩下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安信信托自身选择标的风控上的重大失误,以及一直以来较为激进的地产投资策略,遇上去杠杆+持续强监管政策,导致其多年的运营模式难以为继。

  加快处置风险项目

  安信信托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登陆上交所。目前该公司控股大股东为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其持有安信信托52.44%股权。

  作为曾经的行业“小黑马”,在诸多背景之下,安信信托的未来也显得并不明朗。廖鹤凯提到,安信信托案件产生的诉讼、律师、违约金等费用将减少当期经营利润,而且相关诉讼可能涉及安信赔偿的情况将对安信信托下一会计年度产生潜在重大影响。对于其后续利润表现,安信信托也提到,公司履行相关款项支付义务后将受让案涉信托项目受益权,并取得相关信托项目权益,后续将对信托资产预期损失予以审慎评估,合理计提相应损失准备,存在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在业绩下滑,踩雷,频遭诉讼的情况下,安信信托只能加快处置资产,断臂求生,在最大限度解决存量问题的基础上,才有可能逐步恢复市场信心,从而恢复业务发展,否则,安信信托重组或者易主求生只是时间问题。

  上述信托行业观察人士也强调,短期看安信信托需要处置好风险项目,完善内部治理和风控,长期需要逐步优化业务策略,增强发展基础。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二次元大师

二次元大师,领略次元间的差距

头像

二次元大师

二次元大师,领略次元间的差距

1703

篇文章

123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