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凡诺说:这个社会的精神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于凡诺

  一

  一个孩子死了,被人活活打死了。

  在长沙一小区内,一名九岁男孩,光天化日之下,正中午在自己生活的小区,遭一名三十岁男子持续殴打后当场身亡。

  这几天,这样一则无比沉重伤疼而悲哀甚至令人窒息的消息,传遍了朋友圈。

  通过朋友圈文字视频图片,我们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打人者扑倒男童并压在身下进行殴打。而在挣脱过程中,孩子的红色棉衣和一只鞋子掉落了,水彩笔撒了一地。就在那小区一栋楼外的道路边,孩子被罪犯压的动弹不得时,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曾用力呼叫“救命……”

  可以想象,这九岁孩子最后人生关头的一声声救命,不知道击碎了多少父母的心。

  二

  细细分析,这件事情时间脉络非常清晰,

  当日中午,

  13时30分,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在小区5栋电梯厅附近首次遭遇。

  13时33分,嫌疑人追赶被害人至5栋道路边将其摁到在地进行殴打。

  13时36分,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

  13时49分,闻讯赶来的犯罪嫌疑人父亲与现场群众合力将犯罪嫌疑人控制。

  13时50分,雨花亭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嫌疑男子已被群众控制,被害人倒地、生命体征轻微。

  15时25分,被害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实际上,从13时30分到13时49分,就是这十九分钟,成了一个孩子生命最后的十九分钟。

  在孩子生命最关键的十几分钟里,他在想什么?!

  他肯定无法理解,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超过了一个九岁男孩的理解范围。

  他肯定很后悔,

  因为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经历,没有尝试,

  他肯定很想很想

  自己的爸爸妈妈

  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

  可是他遇见了恶魔,他会不会悔恨来到这人间?!

  三

  2019年11月5日

  对于长沙这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这真是一个永远黑色的日子。

  人们谴责精神病人,指责监护人失职,

  人们厉声指责路人的麻木,

  人们质问保安称不称职,甚至质问物业在布满监控的小区监控室为何没有看到异常?

  人们汹涌质问那些围观的物业工作人员,为何不采取安保救护措施?

  ……

  舆论的指责在质问声中一步步升级,

  甚至有人悲观地认为,这样一件事,就看出了路人的麻木、小区没骨气乃至湖湘精神沦丧……

  显然,人们的指责和质问,其实只是不愿意接受一个孩子被活活打死的结局。

  反过来,仅仅十九分钟,其实这又是一起完全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我认为,这起十九分钟酿就的惨案,就案件本身而言,

  首先在于监护人的严重失职。

  其实监护人他们自己也懊悔当天不该出门,导致嫌疑人无人看管。

  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无缘无故对一个孩子施暴,并置其于死地,虽然嫌疑人是不是精神病还没有最终确认,我想大概也只有精神病人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假设他确实是精神病发作,对于这样危险的人疏于管理,其监护人也实在难辞其咎。

  其次,无法忍受围观路人的无所作为。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最初发现的路人,是在嫌疑人将小男孩摁到在地进行殴打之后两三分钟左右,但是他们竟然都没有采取任何直接干预行动,导致在后续十三分钟伤害持续进行。这不得不令人指责诟病,并哀痛和悲伤。报了警虽然无可诟病,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并不是全部,而直接干预才是拯救小男孩生命的关键。然而路人不直接干预,现场也没有人敢走上前去,就是任由犯罪继续,最终错失了能救命的时间。

  除了这两点之外,

  其实更重要的是对于精神病人本身的预防。尤其是具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一旦他们进入人口众多的小区生活时,他们应不应该被大家所知情?其监护人是不是应该及时报备,是不是应该被监管有效识别?

  而且重点是一旦当精神病人的监护人,精神病人的家庭没有能力继续管理看护好病人的时候,该怎么办?

  毕竟,面对这样的精神病人,就像人群中的一颗炸弹,每个人都不安全。就像这出惨案一样,仅仅十几分钟就毁了两个家庭。

  如果说,一个孩子的死,无异于一场人心的核爆炸,很快就看出人心有多麻木;那么,小区的保安物业有多少差距,报警与救助的不专业难题又如何破解?倘若没法破解,再遇见这样的境遇,受害者是否仍是必死无疑?

  由此,我想起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的小区应该怎么办?我们的社会又应该怎么办,或者说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才能令人安心?

  我突然想起,我当年还是在研究生院读书的时候,有一天遇见一位师兄,聊天时,他说自己刚从医院回来,已经被确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我问:“什么精神分裂症?”他笑了笑,“就是一种重性精神病。”看着我大吃一惊的样子,他似乎早有所料,哈哈大笑道:“我们学院的学生,没有几个不是精神病的,学的越多,精神病越多。”

  

  四

  一个孩子安不安全,一个社区安不安全,社会环境好不好,

  这样的问题总是令人心悸,尤其是为人父母的人。

  我想起自己的那个八零年代,我五六岁的时候,就常常和着一帮同样五六岁的伙伴,在小镇里到处溜来溜去。我们有时候去爬山,有时候去河边玩水,有时候去草地里玩耍……而当时所有孩子的爸爸妈妈们似乎从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危险。或许也有,但是很少像今天这般现实和具体。而事实上,那时候的父母们要求最多的就是,不要在外边太野了,要求我们早点回家而已。

  可是为什么,随着时代越来越进步,经济越来越发展,人们越来越有钱了,反而感觉孩子们的危险越来越多了。

  比如,当这个九岁孩子的事情发生后,我们小区的一个孩子妈妈就说,“现在的我的孩子一走出家门后,我就总是提心吊胆的。”

  而小区里一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也说,这两天老是做梦,梦见被精神病追……

  从一个孩子大中午无缘无故在自己生活的小区,十几分钟就丧命黄泉所引发的恐惧这个意义上说,

  一个孩子的死,无异于一场人心的核爆炸,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如果那些伸向孩子的危险之手无法被预知或无法被及时制止掌控,父母亲就总是难以安心。

  因为他们就会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一出去究竟会不会遇上一个精神病,或者某个精神病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看起来似乎都是运气了,或者说是命了。而倘若这样,反过来看,归结于运气和命,这是不是也是社会的一种严重问题呢?!

  学的越多,精神病越多,我回想起那位师兄的话,心里愈发的忐忑不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于凡诺说

写点创业、IT、财经文字

头像

于凡诺说

写点创业、IT、财经文字

425

篇文章

2967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