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剑峰:全球面临长期停滞 中国应“财政稳增长 货币稳债务”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来源:金融界网站

  2019年10月26日,“2019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全球挑战下的财富管理新机遇”在北京国际财富中心举行。金融界网站现场直击。在分论坛“全球变革下的财富管理”上,《财经》杂志邀请到四位专家: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王宇,共同探讨财富管理应如何应对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

  殷剑峰:财政稳增长 货币稳债务

  殷剑峰:今天早上睡了一个懒觉起来,突然发现大家怎么都在谈区块链,实在搞不懂。我想起几年前,以P2P为代表的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先是由下向上忽悠,然后从上往下贯彻落实,最后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它的结局了,各个省都在忙着关P2P。

  关于全球的形式面临严重的挑战,人口老龄化、收入分配恶化导致的长期停滞。那么怎么来解决这个长期停滞的问题呢?各国有条件的只能通过两个工具,财政和货币。财政稳增长,货币稳债务,即财政政策上发国债支撑需求。同时,由于债务高悬,比如说美国国债相当于2008年的3倍,日本债务占GDP的比重为250。

  货币政策如何应对高债务呢?货币稳债务。怎么稳呢?货币政策当局通过国债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大量购买国债。比如说日本中央政府的杠杆率是250,国债比GDP是250%,但由于日本央行购买了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国债,所以日本的财政政策对政府债务的压力降低

  在新兴的发展经济体也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全球排名前24位的经济体的GDP占到全球90%。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都是货币当局购买政府债务,一个基本条件是保持项目平衡,否则会演变成外债,之后就变成货币危机。

  未来,财政稳增长、货币稳债务,恐怕也是中国迫不得已的一个选择。从当前的情况来看,主要经济体,包括新兴经济体里,中国中央政府的杠杆率是最低的。但这种现象,表面上是健康的,但掩饰了中国财政体制存在着2个根本性的矛盾:第一,央行之间的债务不平衡,中央杠杆率很低,甚至下降,但是地方的杠杆率上升非常快。 第二,地区之间的债务不平衡,越穷的地方杠杆率越高,发债速度越快,比如说贵州。

  怎么解决呢?向发达国家学习,财政稳增长,中央政府用国债来替代地方政府期限短、成本高的地方成本债。同时,货币政策当局要以国债为基础来吞吐国债。在全球面临长期停滞的灰暗的格局下,要以中国资产为主,配长期债券,最重要的是把本金保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金融界

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

头像

金融界

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

364307

篇文章

18278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