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坠亡电竞酒店:失联月余后联系父亲,“他们就先要钱”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离家出走与家人失联一个多月后,江西九江市武宁县辍学高中生余佳(化名)10月6日晚从江西南昌市一座写字楼23楼坠下。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是一名女子的尖叫声,赶来寻找儿子的余福江闻声望去,见一名男子趴在地上,惨不忍睹。他没想到,刚刚坠楼的就是儿子余佳。
年仅19岁的生命戛然而止。余佳走了,也带走了许多秘密:为什么要辍学,离家出走后他在干什么,又是如何坠楼的……一切扑朔迷离。
余佳父母余福江和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儿子坠楼前,他们都曾接到一个陌生索赔电话。索赔人称,余佳损坏了物品,要赔偿6000元。
当余佳父母赶到儿子被困的地点时,惨剧还是发生了。余福江称,他目前得知已有5名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另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江西南昌市公安局红谷滩公安分局政治处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余佳坠亡事件已被立为刑事案件,4名嫌犯已被刑事拘留;至于是否排除他杀,暂不清楚;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记者调查发现,余佳被困地点为一家电竞酒店,目前该酒店已停止营业。南昌当地一名从事电竞酒店生意、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事发前,南昌数家电竞酒店内的显卡等设备被盗,通过查入住信息,几家电竞酒店的经营者怀疑余佳等人作案。事发那晚,有酒店经营者前往事发酒店找其索赔。
对于上述说法,南昌市公安局红谷滩分局工作人员10月14日向澎湃新闻表示,有关余佳坠楼一事,警方正在侦办中,目前不便透露相关案情。

  

  红谷滩万达A2座2308室的房门已被贴上封条。10月6日晚,余佳就是从这里坠楼。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陌生索赔电话
10月6日17时30分,在江西九江市武宁县做生意的余福江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
这通电话包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失联一个多月的儿子有了下落;坏消息是,余佳在南昌“损坏物品,造成损失6000余元”,需要赔偿。
这通长达19分41秒的电话结束10分钟后,余佳通过微信给父亲发去微信说:“先要转钱6000(元)”、“报案要判两年”。
余福江称,他得知,儿子损坏了电脑设备,被困在南昌市红谷滩区万达广场A2座的一家电竞酒店房间内。
余福江并未立即将6000元转到儿子的微信上。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当时是想当面再给钱,并借此机会将儿子带回家。
18时20分,余福江给儿子发微信,让他给他妈妈陈女士打个电话。余佳随后回道:“他们就先要钱,6000,其他的不用承担。现在不给,我去找姑姑要了,或者我去找叔叔。”约半个小时后,余佳将自己的定位发给父亲。
余福江回忆,他当时在办事,当天19时才开车从距离儿子130多公里的武宁县城出发。

  

  余佳与父亲的微信聊天截图。受访者供图
父子俩的聊天记录显示,如果余佳的父母再不将6000元转到其微信上,控制他的人将用余佳的手机向余佳的亲戚、所在的微信群群发信息,由他们代余福江赔偿。但余福江未向澎湃新闻透露亲戚朋友有没有收到上述信息。
20时18分,余佳的语气几近哀求:“求你了,我不想进去”“就当借我的,我回去做事还行不行,就这一次”……
21时02分,余佳询问父亲到哪里了。22时08分,余佳又问了一遍。22时14分,余佳又将定位发给了父亲。
22时11分,到达万达广场的余福江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这也是父子俩最后的通话:余福江问儿子在哪里,余佳告诉他自己在A2座的2308房间。余福江感觉事情不对劲,“按理应该是在大厅交钱,怎么会在23楼?”挂断儿子电话后立即打了110报警。
22时18分,余佳给父亲拨去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余福江回忆,当时他可能在跟警方沟通,所以没有接到儿子电话。
几分钟后,余佳从23楼坠下,当场身亡。
坠楼
余佳坠下的地点,就在余福江身后五六米远的地方。
余福江回忆,他当时刚到万达广场,正在寻找A2座。突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伴随而来的是一名女子的尖叫声。余福江望过去,看到一名男子趴在地上,惨不忍睹。
余福江还没意识到,趴在地上的这名男子就是余佳。“我当时在想,我儿子怎么可能摔下来?”随后,余福江赶忙乘电梯前往2308房间。到达之后,余福江才从民警口中得知刚刚坠楼的就是他的儿子余佳。
余福江说,他后来才知道,前妻已先于他报了警。因此他到达2308房间时,民警已经在现场了。不过,他无法确定民警到达的时间是在儿子坠楼之前还是之后。
余福江回忆,房间内有电脑和床,有几个年轻人被民警控制。
当晚稍早前,为了确认儿子的安全,陈女士还让儿子拍了一段视频发过来。这段长达9秒的视频也成了余佳生前最后的影像。
视频显示,余佳所在的房间内放置了两台台式电脑,两台电脑均被打开,电脑桌上放有江小白(白酒)、劲酒、红牛等。随后,镜头扫至身穿白色T恤衫的余佳并迅速移开。整段视频中,余佳一言未发,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不过,该视频并没有将其他人拍摄进去。
余福江告诉澎湃新闻,他也不知道余佳破坏了什么设备、为何会被控制并索赔。“(刑警)三中队还在调查,要调查之后才知道。”
不过,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余佳和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里,余佳曾多次提到“报案要判两年”“我不想进去”“要判两年”“不私了报案真的要进去两年以上”“就一定要我进去坐两年劳(注:原信息错别字,应为“牢”)是吗”“如果团伙作案,还要三年以上”“这么多案件就这两起是我参与的”“进去了书都读不了了”……
此外,余佳还截了百度百科中有关盗窃罪的量刑标准的图片发给了父亲。
当澎湃新闻向余福江求证余佳是否涉嫌偷窃时,余福江并未正面回答,他仅称“百分之百有人控制了我儿子”。
离家出走
47岁的余福江告诉澎湃新闻,余佳今年19岁,本应该读高三。但今年8月底,儿子突然离家出走,不知所踪,也未前往学校报到,打电话不回、发微信也不回。再联系上儿子时,已是儿子身亡前5个小时,距离家出走已一月有余。

  

  余佳。受访者供图
余福江和前妻陈女士于2008年离婚,两人育有一女一子。离婚后,儿子跟着他一起生活。“他(余佳)是个自理能力比较强的孩子,学习也还可以,但就是懒,成绩也不稳定。”余福江说。
余佳的微信头像由一串二进制代码和“PASSWORD(意为密码)”等英文单词组成。余福江说,儿子酷爱玩电脑,对电脑操作也挺在行。
余佳的生母陈女士说,余佳的姐姐在浙江义乌做生意。今年暑假,余佳去了义乌,并于8月26日回到江西,“他说他有个同学在南昌,叫他过去玩两天,他就去了,中途我还问他要不要到我这边住两天,他说不用了,玩两天回去就正好开学了。本来(8月)31号要去报名的,结果一直没回。”
不过,陈女士和余福江并不清楚儿子找的是哪个同学,也没有联系方式。
余福江说,儿子在武宁县一中读书,平时考试能考个500多分甚至600分,“他所在的那个班成绩算是重点班吧,他在班里能排到中等。”
但余福江和陈女士均不能说出儿子离家出走的原因,“可能是叛逆期吧,我们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
陈女士说,这一个多月里,儿子跟家里所有的人失联了。“以前他跟我们父母有个磕磕碰碰的很正常嘛,但也不会不回信息的。他跟他姐姐关系很好,也不回(他姐姐)信息。以前我们给他发个红包什么的他都会点开,但这段时间都没有回复我们。不管我们任何人给他发红包都不收。不管给他发金额多大。我们给他发个(转账)三千五千的都不点开。”
余福江说,儿子失联期间,他曾在武宁当地报过警,也去派出所查过监控。“民警告诉我,你儿子好好的,可能就是叛逆,不想回家,等过几天他就回家了。”
由于一直认为儿子有很强的独立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余福江只在要去南昌办事的时候找过几次儿子,他并没有特别担心孩子的安危,尽管他并不知道儿子这段时间住在哪里、在干什么、有没有钱吃饭。他说:“我从来不担心他的安危。我们所有的亲戚都不担心他,因为他是不可能有人能骗得到他。”
余福江说,父子俩前两年沟通地比较少,今年则比较正常。“他属于心里面的想法不会告诉家长(的类型)。”
涉案电竞酒店已关门
澎湃新闻实地探访发现,红谷滩万达广场地处红谷滩CBD,是一座包含大型商场和写字楼的大型城市综合体。A2座写字楼系万达广场其中一个写字楼,该楼一共29层,楼内分布有酒店公寓、电竞酒店等。

  

  2308室内的电脑。网络图
余佳在微信中提到的2308房间系某电竞酒店的其中一间房。网上订房平台的资料显示,该酒店于今年开业,一共5间,分别为两间双人电竞房、一间三人电竞房、一间四人电竞房、一间五人电竞房。其中两人电竞房价格最便宜,为每晚322元起;五人电竞房的价格最贵,为每晚547元起。“设备上选用的是高品质的电竞设备”。
澎湃新闻发现,该电竞酒店并无前台,客人在网上订房后,由酒店工作人员登记身份证件并告知其房间门密码锁密码。目前,该酒店可在网上预订,但无法联系上酒店工作人员完成入住。

  

  2307室的窗子,可全开。其窗户设置与2308室相同。
这5间房分布在23楼和28楼等楼层,每间房均配备了同一品牌的密码门锁。除涉案的2308房间被贴上封条外,其他房间叩门均无人回应。
此外,澎湃新闻多次联系10月6日曾向余福江和陈女士索赔的电话,先是一直无人接听,后提示已关机。
而此前,澎湃新闻曾拨通该陌生电话,接电话的男子否认曾打过电话给余福江等人。他还称,对于上述事情并不清楚,随后挂断电话。
余福江说:“民警跟我说抓了5个嫌疑人,当场抓了4个,后来又抓了一个,但没说他们具体是什么身份,好像有个是电竞酒店的老板。”
南昌当地一名从事电竞酒店生意、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介绍,事发前,南昌数家电竞酒店内的显卡等设备被盗,通过查入住信息,几家电竞酒店的经营者怀疑是余佳等人作案,于是在10月6日余佳入住红谷滩万达广场A2座2308房间后,有电竞酒店经营者前往该房间找余佳索赔。
不过,该知情人士的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不过,当地多家电竞酒店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称,今年9月底和国庆期间,酒店的确有电脑显卡被盗,但“报没报警只有我们老板才知道”。
前述知情人士称,为防止电竞酒店内的设备被破坏、盗窃等,商家都会将主机机箱上锁,或是干脆设置个箱子,将整个主机锁上。但如果有专门的作案工具,将显卡等设备拿走或掉包不成问题。
10月14日,南昌市公安局红谷滩分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有关余佳坠楼一事,警方正在侦办中,目前不便透露相关案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3 参与 63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361641

篇文章

270436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