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自由职业者?收入呵呵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广州的小李,上午八点二十已经到了体育西路站,半小时过后也没转车成功。新来广州的他不知道体育西路的站名从何而来,但他每天蒸发的汗水却对得起“体育”二字。

  天通苑北站的小赵,习惯在排队进地铁站时拿着煎饼果子,配上来自燕山另一侧的风沙和前面小姐姐的头皮屑。在龟速前行的队伍里,幸福的模样就是煎饼果子里加了烤肠。

  长时间的通勤、拥挤的地铁、高昂的房租,还有非得踩在准点的上下班,都让“自由职业”成为不少人的梦想。

  不仅如此,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自由职业不仅自由,而且有钱。

  打开知乎,“自由职业”标签吸引了近13万个关注者。“不上班也能月入过万”,“考公失利后的我开始在家赚钱的新生活”,“业余时间做自媒体,写作挣钱月入5000+”,“网络赚钱新思维带您实现月入两万”。

  轻轻松松就能挣到比累死累活上班还多的钱,这样的自由职业当然就成了很多人的梦想。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自由职业,到底自由在哪

  对于每个要通勤一两个小时的都市人来说,自由职业就意味着每天多出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光这一点就能吸引到一大批睡不饱觉的年轻人。

  以2018年数据为例,北京、上海、广州的双程通勤时长都超过了80分钟,其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堵在路上。浪费在通勤上的时间如果折算成钱,就意味着在北京、广州的上班族们,每天会因为通勤损失20块[1]。

  就算是挤上了地铁也并不好过。拥挤的地铁让在车厢里补觉、看书充电的幻想都化为泡影,甚至可能降低生活质量。

  有学者在北京天通苑抽样百余位长距离通勤住户,发现其睡眠质量,心理压力等指标,都严重过那些中短距离通勤住户[2]。

  而“自由职业”号称的一大优点,就是节约出每天的通勤时间。

  因为自由职业不需要考虑出行,还可以住在更偏的地方,省下更多的房租钱,这也成了很多人眼中的优势。

  毕竟,在一线城市生存,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房租的问题。2018年网易数读对自如租房价格统计发现,在北京、上海的中心城区,租一间房子的价格通常是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0%以上,广州、深圳虽然略低,但也多在30%-50%之间。

  房租不仅贵,涨得也快,2018年1-7月,北京市住宅租金按年计已经飙涨14%,足够超过大部分人的薪资增幅[3]。

  飙高的房价让不少人选择“逃离北上广”,在二三线城市做一份自由职业。2016年领英发布的报告显示,领英过半用户聚集于北上广深成都五大城市,但74%中国自由职业者却居住在这五所城市以外的二、三线城市[4]。

  不少自由职业者的自述和访谈中,都提到“回家”一词。回到家中,吃住都在父母家,每天只要有台计算机连上网络便能赚钱,看起来像是生活赚钱两不误。

  但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即便是像写作、设计这种看起来只有一个人一台电脑就能完成的工作,其实也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放弃在一线城市的正式工作机会,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未必是个好选择。

  因为大城市虽然生活成本更高,但生活在这里也意味着有更好的公共服务、文化资源及和同业交流的机会。

  打开豆瓣同城或其他app,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从《手绘公益课》到《塔罗沙龙》,十余乃至数十场讲座沙龙同日上演。但如果将城市选项调整为福州等二线城市,上一场讲座信息还是一个月前的《教你申请日本签证》。

  当然,还有一些人向往自由工作单纯是因为不满朝九晚五的固定上班时间。但是,自由职业真的能让你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吗?恐怕还没那么简单。

  自由职业者过得不太好

  毕竟,自由职业者要想实现“时间自由”,前提还是“经济自由”。

  而如果撇开“知乎用户起步月入3万+”的美好幻想,薪资确实是自由职业的一大短板。

  以香港为例,2015年香港的人均月收入中位数约为15500港币(约13600人民币)[7]。至于自雇人士,即使算上天子骄子的律师、医生等职位,同期收入的中位数只有12300港币(约10800人民币)[6]。

  即使在自由职业文化发达的美国,也有高达六成受访的自由职业者对收入不满意。大部分自由职业者都有一份正职工作,前者只用于帮补家用。

  而根据2018年《人口与经济》杂志对1888份进行灵活就业的样本统计发现,虽然互联网平台提供了很多的兼职机会,但他们的收入也远比不上正式工作者。样本的人均稳定性月收入仅为5140.1元,而2016年北京市劳动者人均工资月收入为6900元[11]。

  另一份调查也显示,多达63%的自由职业者都认为,自由职业是“忙的时候能把人忙死,闲的时候又能把人闲死”。这种不确定的工作状态,让自由职业者普遍感觉压力很大。而真正感觉到“比较自由”的,仅有三成[12]。

  不稳定的收入来源,让自由职业者随时都处在“未雨绸缪”的状态中,你看到他们可能“不限定工作时间”,但真实的情况却还可能有后半句——“随时随地都在上班”。

  而在中国,自由职业者还经常面临着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社会保障缺位。

  普通企业都需要为职工购买五险一金: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而自由职业者通常只能缴纳并“享受”前两项,待遇也远不及企业职工。

  以养老保险为例,企业职工只需自付薪资的8%,剩余20%由公司给付,自由职业者如果想在退休时获得相应退休金,便必须全额交付28%;医保方面,企业每月付款约为个人4倍,自由职业者也无从享受。

  很多人可能想过,不交也好,正好可以把钱存起来。但问题却在于,如果没有缴纳社保,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不方便。

  比如,如果你想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落户,都需要连续缴纳社保7年以上。而如果没有缴纳,从考驾照到为子女办理入学手续都不方便。

  以上海为例,如果不缴纳社保仅可申领“临时居住证”,持有满3年后子女才能入读民办学校及极少数资源弱势的公立学校;学生也无法在当地参加中考。就算不打算留在大城市,如果没有社保也会让自己在遭遇工伤、医疗等问题时压力巨大。

  而且,由于社保缴纳多以“隐性税收”方式从工资中直接扣除,一些年轻自由职业者可能会直到遇到“办事难题”前,才知道自己需要社保。

  他们也是自由职业者

  在很多人心中,自由职业者的形象就是抱着一台Thinkpad在星巴克里喝咖啡的设计师或者写手。很多研究也将自由职业者描述成学历高、技术好、靠着自己的职业技能就能“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高级人才[13]。

  但实际上,上述这些自由职业者,和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清洁工、小摊贩,甚至是握着游戏鼠标在小网吧里喝着“大水”的“三和大神”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灵活就业群体”。

  早在上个世纪末期,不少大城市街头便常有来自内陆地区的“装修队”席地而坐,待人雇佣。从过去的介绍所到到如今各式各样家政APP,每周上门两次的钟点工阿姨也是自由职业大军中的一员。

  互联网经济和共享经济过去数年兴起后,快递员、网约车司机和外卖员事实上成为“自由职业大军”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根据国务院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去年的研究,中国大陆目前共有7500万人作为共享经济提供方,成为“灵活就业人员”[8]。他们中很多人每天为同一平台服务12小时以上,更希望获得全职员工的劳动法保障。

  但绝大部分平台不愿意承担工伤、社保责任,哪怕他们做的是跟传统的出租车司机、邮政员一样的工作、一样的时长,也“被自由职业”。

  由于缺乏相应的保障,一些雇主甚至会对自由职业者长期拖延薪水。

  在东南亚,有58%自由职业者曾被拒付薪资;欧洲一项调查显示,当地自由职业者被拖欠薪资平均时间更长达52天[9]。

  很多为了“自由”加入到“自由职业大军”中的人,还很有可能被雇主视为“经验或能力不足,否则早就获得正职”。这甚至会影响到“自由职业者”们未来的职业发展。

  日本一项研究就发现,如果毕业生首份工作并非全职,相当大几率被雇主认定为“能力低下”,从而减少聘请机会[10]。

  而在中国毕业半年后未就业的大学生中,选择"继续找工作”的比例已经由2011届的66%下降到2015届的52%[14],如果只是靠兼职赚钱,其实他们也是“自由职业者”,只不是在官方说法中是低收入、低保障的灵活就业者。

  不过,自由职业也有很多种,有的自由职业不仅收入稳定,而且时间上也相对自由。比如网上开课,“教你如何成为自由职业者”的自由职业。

  

  [1]网易数读(2018). 压垮我的不是加班而是通勤

  [2]符婷婷, 张艳, 柴彦威 . (2018) 大城市郊区居民通勤模式对健康的影响研究——以北京天通苑为例. 地理科学进展, 37(4): 547-555.

  [3]网易数读(2018). 暴涨的房租,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4]领英.(2016). 2015中国自由职业者现状报告

  [5]Upwork.(2018). Report: Freelancing in America 2018

  [6]香港青年协会青年研究中心.2016. 新生代的弹性就业模式. 《经济与就业》专题研究系列

  [7]香港政府统计处. 2016. 2015年收入及工时按年统计调查报告

  [8] 国务院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2019).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

  [9] Muhammed, A. (2018, May 02). 58% Of Freelancers Have Experienced Not Getting Paid For Their Work, Study Shows. Forbes

  [10] Hamaaki, J., Hori, M., Maeda, S., & Murata, K. (2013). How does the first job matter for an individual’s career life in Japan?.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es, 29, 154-169.

  [11]何勤,王琦,赖德胜.平台型灵活就业者收入差距及影响机制研究[J].人口与经济,2018(05):1-9.

  [12]李萍. (2008). 自由职业者现状, 存在的问题及建议.合作经济与科技, (20), 30-32.

  [13]辛刚国, & 贾玉生. (2010). 关于我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现状的调查.甘肃理论学刊, (4), 156-160.

  [14]孟续铎.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和主要问题[J].中国劳动,2018(05):4-13.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5 参与 11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新周刊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头像

新周刊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8299

篇文章

83984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