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伍连德的历史责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公元1348年至1352年,一种肉眼看不见的小生物几乎摧毁了欧洲,这种数量庞大的小生物像恶魔军团般涌向欧洲,从黑海到达地中海,毁灭了西西里岛,又继续向前到达亚平宁半岛,开始了让欧洲人刻骨铭心的旅程,一直蔓延到北欧,最终这片土地上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两千五百万人就这样腐烂了。并且在未来三百年里,始终如幽灵般盘踞在这片土地的上空。这就是欧洲叫做“黑死病”的大瘟疫,这种小生物叫鼠疫杆菌。

  1879年3月10日,马来西亚槟榔屿一个金店老板伍祺生了一个儿子,这是他的第八个孩子,取名伍连德。16岁离开老家广东台山的伍祺,先到了槟榔屿一家金店当学徒,但他充分发挥了中国人自强不息的基因,后来自己开设了金店,固守着中国人骨子里对教育的执着,为孩子提供了良好的教育条件。

  

  伍连德是个超级学霸,17岁获得英女皇奖学金,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学习医学,24岁就挟着剑桥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和两个硕士学位(外科学硕士、文学硕士)回到吉隆坡医学研究所工作。1907年,伍连德接到了直隶总督袁世凯的邀聘,怀着对故国的拳拳之心,担任了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将会和同样出生于槟榔屿的老乡,获得13个博士学位的辜鸿铭一样,与国士无双的头衔彻底无缘。

  西伯利亚一带天气寒冷,生活在那里的旱獭皮毛毛色较好,到1907年左右,发明了一种新工艺,经过加工,其成色堪比貂皮,一时间价格暴涨,巨大的利润吸引了众多中俄商人投入到捕杀旱獭的行动中。那里的旱獭主要是波班克品种,特别容易感染鼠疫杆菌。旱獭感染后会引起失明、行动缓慢,而容易被没有经验的捕杀者猎杀,病毒从而会很轻易的传染给捕杀者。

  

  清朝同治末年,辽宁朝阳的傅老太太带领兄弟姐妹十人来到黑龙江呼兰县谋生,在一个叫马场甸子的水草地上逐渐建起了药房、大车库和黄酒馆,统称傅家店。后来围绕傅家店逐渐形成了市场和镇埠,后来改称傅家甸(今哈尔滨道外区),所以有个说法叫先有傅家甸,后有哈尔滨。

  傅家甸很有名,可惜是在中国传染病史上。11月9日,“黑死病”的幽灵开始出现在傅家甸上空,将夺去聚居在傅家甸的超过四分之一数万中国人的生命。10月26日,第一例鼠疫病例报告就出现在满洲里,然后鼠疫杆菌迅速向哈尔滨、长春、沈阳肆虐。

  

  起初,傅家甸每天只有一两例病例,到了12月下旬就达到数百人,风雨飘摇中的大清朝野震惊。时任外务部右丞的施肇基挺身而出,被任命为防疫大臣,然而当他邀请了多名名医去东北,却遭到了婉拒,开什么玩笑,“黑死病”的威名可不是说说而已。直到找到了伍连德,那个义无反顾奔向傅家甸的国士,去完成历史赋予他的责任,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们现在知道传染病的防治方法基本环节有,确定病因,传染途径,有针对的治疗。但在1910年的世界,距离青霉菌的发现还有18年,距离磺胺的临床还有26年。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鼠疫就是个绝症。

  在此之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认为,鼠疫是由老鼠传染给人的,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染。所以,灭鼠成为解决鼠疫的方法!但来到傅家甸的伍连德感觉,零下数十度的哈尔滨怎么可能会有老鼠大规模活动。经过调查,他发现鼠疫最初一个从满洲里来的俄国人,以及剥旱獭的窝棚。他敏锐的感觉到,或许旱獭就是罪魁祸首,传染给人,而人与人之间通过呼吸和唾液的进行传染。

  

  1910年的中国,讲究死者入土为安,解剖尸体不但面临世俗的指责,而且违反法律。但伍连德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秘密进行了尸体解剖,经过对比,一切真相大白,制服瘟疫的钥匙终于掌握在了他手中。

  这把钥匙就是有针对性的防疫体系:

  疫区隔离,对疫区进行交通管制,严禁跨区活动。

  口罩,发明了伍氏口罩,两层纱布夹一块吸水药棉,成本极低,至今医院仍然使用,从而防止飞沫传染。

  分类对待,根据病人的病情,分为疫症院、轻病院、疑似病院和防疫施医处,避免病人之间交叉感染。

  设立隔离营,隔离观察鼠疫接触者,以及出现咳嗽等症状的疑似者。如果连续7天体温正常,可以解除隔离。

  焚烧,给清廷上书,请求对死亡病人进行火葬。1月30日,终于收到电报批准。

  以上措施是不是感到很熟悉?基本上就是2003年的非典防疫方法,沿袭传承自1910年伍连德首创的防疫体系。非典期间,关键词是口罩、发热、疑似、隔离。举全国之力,从城市到乡村,从机关企事业单位到社区,层层布控排查,对来自疫区流动人群实行强制隔离,历时四个月制服瘟魔。而SARS只属于乙类传染病,甲类传染病只有两种,鼠疫和霍乱。

  

  傅家甸伍连德制定的防疫措施为东北建立了一个标准,哈尔滨俄人区、奉天、长春、黑龙江纷纷按照傅家甸模式建立了防疫体系。

  1911年1月14日停驶南满铁路;1月19日,东清铁路二、三等车停票,头等车采取检疫办法。1月13日,设立山海关检验所,凡是南下的旅客都要停留5天观察。1月21日,京津火车一律停止。至此,关内外的铁路交通完全断绝。

  1月31日,是中国的大年初一,此时,傅家甸已经有四分之一的人死亡。但就是这一天,傅家甸的死亡人数从183名下降为165名,此后便急速减少。时间定格在1911年3月1日,这天距离伍连德到来67天,未发生一例感染和死亡,傅家甸的防疫总部一片欢腾。之后,伍连德又转战长春、沈阳等地,至4月底,东北鼠疫全灭。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伍连德,那会是怎样。不能确定人人传播方式,就不会有隔离,就会重现文章开头的那种场景,“黑死病”的幽灵将迅速跨进山海关,踏过中原、长江,直至南海之滨。摇摇欲坠的大清朝已自身难保,怎么能扛得起拯救的重大责任?所以,如果没有伍连德,看到此文的读者中,会有很多人没有来这花花世界走一遭的机会,或许我亦是。

  所以,伍连德,万家生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白羊山民

读历史观成败探人性

头像

白羊山民

读历史观成败探人性

21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