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员工自述:战略惰性害苦京东,刘强东说一不二,成兄弟得喝酒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4月18日,明尼苏达事件有了新进展,媒体人王志安发布了刘强东性侵案起诉书中文版全文,大量案情的细节被披露。短短几个小时,就被推送上热搜。从去年9月,刘强东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开始,京东的各种负面消息就一直没有断过。起诉书的公布,对于水逆期的京东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当前的京东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无论是从持续的时长还是从深度、广度上看,都闻所未闻。

  京东这场关系生死存亡的变革,始于2018年年底的组织架构调整。京东一反常态,将惯常每年年初的组织架构调整提前到12月,并宣布将组织架构按照前中后台重新划分。2月,对高管动刀,宣布2019年要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然而,不到两个月,只有9位CXO的京东就洗掉了三员猛将,CTO张晨、CLO隆雨,以及CPO蓝烨,纷纷以个人和家庭原因,离开了京东。京东的动作力度不可谓不猛,淘汰率远超10%高达33.3%。

  这还没有结束。很快,两位京东老将被动刀,京东商城时尚家居事业群总裁胡胜利、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被调离原岗。AI财经社获悉,两人将任CEO特别助理。从职位上看,两人权力均被收缩。此前,京东集团副总裁熊青云、京东商城CEO沈皓瑜等人被调离原岗后,最终都离开了京东。

  此外,刘强东还将刀砍向亏损23亿的京东物流:取消快递员底薪、取消新入职快递员五险一金缴纳、提高快递员的揽件要求等。有快递员表示,“工资一下子少了一千多块。”

  来源/图虫创意

  “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去年5月刘强东的呼喊声言犹在耳。不到一年,掌握兄弟定义权的刘强东向兄弟开刀,反称,京东人员急剧膨胀,干活的人越来越少。“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我没有选择余地!”

  京东这家成立已有20年、上市5年的互联网公司,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近18万员工,以及无数离职员工的心。有人还在坚守,有人选择离开。我们通过与一位在京东工作多年的离职员工深聊,试图从员工视角来问诊京东。

  以下是自述:

  
01

  电商之外,一无所有

  在我看来,京东是一家有战略惰性的公司。这种惰性,很大程度上源自于京东此前发展太过顺风顺水。

  从2008年开始到2016年年初,京东的发展就一直颇为顺利。从3C品类的小玩家,到击败国美、苏宁等线下3C渠道巨头,再到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以及上市后前两年的平稳股价,一颗商业新星在刘强东的带领下冉冉升起。

  告别苦逼创业时代后,刘强东的事业和爱情都迎来了高点,性格直来直去的他,过上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生活。

  在开年大会的演讲中,刘强东在台上意气风发、侃侃而谈。2015年、2016年年初,连续两年开年大会,他分别用“世界的京东”、“新经济、新秩序”为主题,大谈公司的业绩、战略、愿景,内容很接地气,还时不时揶揄下老对手。

  

  我印象中,这是他在开年演讲中表现最好的两次。台下的我们很受鼓舞,整场几乎掌声不断、没有冷场的时候。

  那时,整个京东都沉浸在上市的成功和业绩节节高升的喜悦中,新业务也做得不错,2013年开启的京东金融项目,在2015年获得了10亿美元融资。当时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京东人都觉得,京东已经具备与阿里平起平坐的实力。

  谁也没有想到,危机已悄然靠近。

  第一次危机出现在2016年。我印象很深,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就明显感觉到增速慢了,年中的618大促业绩也不理想。等到全年数据出来了,果不其然,2016年,京东GMV增速仅为42.2%,而2015年这一数字还是84%。

  这也不能全怪京东,整个电商行业在蒙眼狂奔十年之后,红利期正在过去。老对手阿里2015年开始火力全开,推出了一路向北计划,分别在超市、家电、手机三个方向进攻,直指京东。

  加上B2C电商毛利并不高,多年亏损的京东在二级市场上被看衰,京东股价在2016年6月触摸了上市后的最低点,每股只有19.51美元。管理层也出现异动:两位职业经理人,熊青云和沈皓瑜相继离开京东。

  其中,沈皓瑜的离开对京东的打击挺大的,意味着京东职业经理人之路失败了。沈皓瑜在京东口碑不错,是京东不可多得的优秀职业经理人团队之一,从2011年到京东开始,带领京东商城从年交易额200多亿元猛增到4500亿元。

  只有元帅、没有军师,这是京东给我的感受。2014年京东上市后,刘强东宣布辞任京东商城CEO,说要全面放权,但没有人感觉到他离开,大小决策他都会参与。2016年他高调回归后,在人事架构上做了调整,京东商城的10位高管、集团的18位高管都要直接向他汇报。放权失败,变成了收权。

  刘强东是一个很强势的人,说一不二,甚至有些一言堂,在京东是没有二号人物或者参谋团队的。长期以来,刘强东与京东是强绑定,刘强东等于京东。高管们因为害怕犯错误,在遇到大事时并不愿意做决策。刘强东为此还公开批评过。

  刘强东重掌京东后,除了让徐雷接替熊青云、王振辉重回京东物流、聘请廖建文作为首席战略官之外,一个重要的变化是,重回创业文化。但刘强东自身不改变,不将京东松松绑,京东的战略惰性就会一直存在。

  时至今日,京东给人的感觉依然是,除了刘强东之外没有别的能人。不像阿里、腾讯,除了马云、马化腾,你还能列出一串能人名单,比如阿里的蔡崇信、张勇、彭蕾、曾鸣等,腾讯的张小龙、刘炽平、任宇昕等。而京东只有刘强东,很多战略定了,也没有人能真正把这些策略落地。

  刚性文化,是京东的文化特点,将刘强东跟京东强绑定,没有什么柔性和回旋的空间。这在刘强东判断准确的时候,效率会非常高;但当刘强东开始迷茫时,这一套系统就失灵了。

  2016年以来,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电商红利正在消失,阿里、亚马逊都在提前布局,阿里在电商之外,有云、支付、B2B,亚马逊有云、有数字业务。但京东依然死守着亏损的电商业务线,改变姗姗来迟。

  到了2017年开年大会,京东的战略短板已经暴露的更加明显。那一年刘强东的演讲主题是技术与科技。刘强东讲了未来10年可能对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技术,比如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智能商品、基因技术等。

  听完我就感觉,公司有点摸不清方向,刘强东讲的是他自己都不太熟悉和了解的事情,他自己都不熟悉,下面又没人,怎么可能成功落地。

  站在今天的节点上,京东依然还是一家以电商为主的公司。

  2013年的京东金融,2014年的拍拍网,2015年的京东到家,2016年的新通路事业部,2017年7fresh,2018年的京东拼购,几乎每一年,京东都在推出新的业务和板块。不过,新业务发展的并不顺利,拍拍网于2016年4月关停,京东到家也与达达合并,7fresh至今进展缓慢,京东拼购起量艰难......新业务探索并不通畅,而且还带来不少亏损。

  京东在战略上的惰性,导致了京东今天的尴尬问题——电商之外,一无所有。

  02

  从争一到保二

  京东什么时候开始“迷茫”了呢?

  我觉得,其实早在2017年、2018年上半年就已经能感受到了。尤其是差点追上百度市值的那次之后,京东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17年6月,京东在股票市场上曾一度紧追百度、最小差额仅为8.3亿美元。

  这种迷茫,体现在京东在竞争格局中被甩开身位。

  7fresh是个典型。2016、2017年的时候,马云提出新零售,刘强东针锋相对提出无界零售。而7fresh是承载京东无界零售愿景的,不过,7fresh却在管理和战略上吃了亏。

  在我的印象中,7fresh大概2017年上半年才开始筹备建设,内部一直挺着急,也给了很大期许,甚至一度要成为独立BU、与京东商城并列同级。

  

  7fresh的早期团队里有两拨人:一波是王笑松和他代表的京东生鲜团队;另一波则是杜勇代表的线下零售队伍。王笑松自不必说,在京东干了多年,是老将了。而杜勇则是7fresh项目邀请来的职业经理人。

  两人之间的分歧一开始就很大,王笑松的思路更加偏重互联网,追求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并且希望在品牌方面能贴上京东的标签,借力打力;而杜勇的思路更为线下,店面上坚持完美、追求单店的模型,一开始并不愿意贴上京东的标签、而是先探索清楚模式、之后再“认亲”。

  两种观点相持不下,开店的速度自然慢了下来,原本定于2017年10月份开业的7fresh首店北京亦庄大族广场店,最终一直拖到12月底才开始试营业。这比盒马在上海的首店晚了将近2年的时间。思路的差异、内部沟通的不畅,以及派系斗争,让这个承载着刘强东无界零售梦想的业务,从还未出生就遭遇开门黑。

  2018年年初,杜勇带领部分团队离职,7fresh早期操盘手退出项目。王笑松多次对外传递2018年要在全国开出50家门店的计划最终也流产了。

  新业务探索不成,电商业务还遇到了危机,拼多多起来了。

  京东内部其实很早就知道拼多多,包括我自己,2017年就体验过拼多多。不过,从我的角度来看,公司内部对于这个竞争对手并不重视。刘强东甚至在一个会议上说过,拼多多不过是流量端的奇技淫巧,零售的核心依然是供应链和物流。他骨子里是看不起打着假货烙印的拼多多的。

  看不起,看不懂,最终是追不上。我们只看到拼多多的假货问题,没有看到它背后消费潜力巨大的三四线市场。到了2018年初,拼多多的流量无法忽视后,京东才匆忙上线京东拼购,只不过为时已晚。

  如果说之前,京东都是想着对标阿里,想着如何做第一,挤进BAT梯队,成为BATJ;那么拼多多的强势入围,让京东不得不担心自己第二名的位置了。

  总体来说,2017、2018年,公司给我的感觉就是有点乱。战略不够清晰,组织架构频繁调整。总感觉是不断推翻之前的判断,没想好就开始动刀,弄得自己伤痕累累。这给很多基层员工造成不小的困扰,甚至是无所适从。

  

  外界都没有关注到,2018年年初,京东取消了开年大会。开年大会是定方向、讲战略、传递战术的,这一年却没有开。这时候我已经隐隐觉得,京东的战略跟不上节奏了。

  果不其然,这一年公司的架构调整很频繁。1月份,将原集团事业部拆分成大快消事业群、电子文娱事业群和时尚生活事业群,让一个搞3C数码的去管时尚,闻所未闻;7月份,实行轮值CEO制度,徐雷担任轮值CEO;12月,组织架构再次调整,按照业务分成前中后台。这一轮调整,徐雷坐稳了二把手位置,各个部门负责人向他汇报,此前是向刘强东汇报。

  2018年,京东还出现一个大事,让我对京东的未来感到挺绝望的,就是斐讯“0元购”的事。我感觉到,为了流量和GMV,京东的很多操作已经开始变形。这个骗局想要识别是很容易的,一点不难,但京东卖了很久,很多人因此上当受骗。如果说京东是一家小公司这么做我可以理解,但京东是一家上市公司,还这么做就有问题,你是能得一时成绩,但长期看对你公司品牌形象的损伤很大,别人以后就不相信你了。

  那些受骗的人后来来京东拉横幅是有道理的,人家就是冲着京东买的。这件事情让我意识到,公司在判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时,应该靠一个完善的机制,而不是凭个人喜好,能不能给某个团队带来业绩。

  03

  遭遇黑天鹅

  我第一次从手机里看到明尼苏达事件时,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通过推送的新闻看到的消息,真的难以置信,但看到外媒已经持续爆出新闻,又很难质疑。

  人设崩塌了,这是我的第一感受。京东此前一直打造夫妻档故事,为京东省了不少广告费。现在这些都已经毁于一旦了。

  最尴尬的是面对朋友的询问。那段时间很多朋友提到京东,就会自然而然的问这个事情,谁都不敢说,我每次都是打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同事之间更是保持莫名的默契,尤其是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大家都不敢在明面上讨论、甚至刻意躲开这些话题。整个公司的气氛都有点诡异,很多人开始在外面寻找机会,人心惶惶,离职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京东离职中心成了最火热的部门,每天都有无数人在排队,高峰期时甚至要抢号,全部办完要好几个小时。而去年办离职,完全不用抢号,半个小时就能搞定。

  明尼苏达事件让京东遭遇了至暗时刻,股票两天之内蒸发72亿美元,并一路走低,到2018年年底每股下探到19.2美元的最低点,相比较年初的最高点50.68美元每股,暴跌62%。最低谷时,公司市值只有278亿美元,差一点被拼多多反超。

  大家情绪都不高,我以为,明尼苏达事件是公司最惨的时候,没想到这只是开始,自此以后京东几乎天天霸占着媒体头条,只不过全是负面新闻。春节之后的一系列变动,引发了社会更多、更持久的关注。高管裁员10%、三类人、996、大规模裁员、统计加班时间、取消快递员底薪等。

  公司氛围明显变了。很多人都习惯了每天都能看到公司的负面消息,以及朋友们发来的“询问”。这时候,我也选择离开了京东,有更好的机会抛来了橄榄枝。

  现在看算是刮骨疗伤吧,京东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刻了。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公司内部的管理、文化,都有着很多问题。

  京东需要一场深刻的变革。

  有多迫切的需要?看看刘强东朋友圈里的感叹号数量就知道:4月12日,刘强东用一封包含25个感叹号的朋友圈表达对混日子兄弟的抵制,“京东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草根创业出身的刘强东,身上至今还留有很多草莽的特征,这种草莽的特征很大程度上也在影响着京东的变革。

  刘强东喜欢称兄道弟,在公司内部喜欢别人叫他东哥。写内部信时,他也特别喜欢使用兄弟一词,从上市到今年4月15日,刘强东总共发了9封内部信,其中兄弟一词出现57次,平均每一封信要喊6声兄弟。

  这种兄弟文化,不仅体现在口头上,还体现在行动上,是不是兄弟,先干一杯再说。想要成为刘强东的兄弟,你得会喝酒。

  刘强东非常喜欢喝酒,相信没有什么事情是酒解决不了的,一杯不行就再喝一杯。他一直说,喝酒是一种传递感情的方式,能增强大家之间的感情。

  在京东无酒不成席,请徐雷顶替熊青云的位置、重掌市场部时,喝酒;618前夕激励士气时,喝酒;甚至在明尼苏达出事,也是因为喝酒。不仅自己带了16瓶白酒,前后两次又点了红酒、啤酒、清酒共计32瓶。

  在京东,只有能跟他喝上酒的才算是信得过的人。像沈皓瑜这样的职业经理人,就很难适应。反而是徐雷,跟刘强东脾气很对,时常一块喝一杯。

  京东内部流行着一句话,哪怕只有一杯啤酒的量也得敢端起白酒。刘强东经常和员工喝酒,不仅和高管喝,也和中层员工、基层员工喝。一边喝一边灌输,京东依然是一家创业公司、依然离目标非常遥远的理念。

  这种管理方式挺草莽的,在创业时期用这种方法没问题,但是京东都是一家20年的公司了,管理风格还是这样一成不变,延续到现在,这就有问题了。说一句不违心的话,京东从管理层的能力和素质上看,离BAT的差距还是蛮大的,还有很多功课要补。

  无论如何,刮骨疗伤已经开始。尽管这一次的调整,同样伴随着刘强东的回归、铁腕治理,试图重回创业和初心,有没有效果还不好说。在京东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有感情的,希望它能挺过去有个好未来。

  唯一觉得心宽的是,似乎经历过了明尼苏达事件,资本市场更加理性了。2019年,京东股票从最低点开始逐渐上涨,虽然离最高点还很远,不过起码已经扭转颓势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81 参与 1486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AI财经社

专业财经资讯,深度商业报道

头像

AI财经社

专业财经资讯,深度商业报道

6044

篇文章

1186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