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男子在单位宿舍死亡!失联20年的女儿竟意外出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来源:宁波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放假期间,男子喝酒后半夜在单位休息室死亡。这样的案子很难调解,更难的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失联’20年的女儿,确定补偿金分配,以及男子父母的养老问题。”4月15日,宁波市镇海区一名人民调解员跟记者说起了最近调解的案例。

  临时帮工的员工酒后死亡

  肖老板在镇海澥浦有一家物流站点。去年,他招了个临时帮工,叫代强(化名)。代强帮附近多个物流站点卸货,双方没有签什么劳动合同。

  春节,物流站停工一段时间,肖老板给员工们都放了假。代强说:“老板,我离婚了,回老家也没意思。我住这边几天吧。”

  因为是老乡,平时关系也不错,肖老板也就同意了。

  可是,春节假期临近结束时,肖老板突然发现一件事——3天前和代强微信聊天过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代强了。

  他来到物流点,久呼不应。情急之下,就撞开房门,只见代强静静卧在休息室的床上,近探已没有了鼻息,立刻报警。

  

  考虑到死亡案件的复杂性,派出所民警在出警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澥浦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保证后续工作能够及时有序地开展。

  民警调查排摸后核实,代强和朋友喝酒到半夜散场,随后回到宿舍,并无与其他可疑人员接触,排除他杀的可能性。此时,可以大致断定,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

  家属认定是工伤,老板大喊“冤枉”

  “非正常死亡事故引发的补偿纠纷调处难度高、社会影响大等特点,尤其是涉及外来务工人员的非正常死亡补偿纠纷,由于文化、思想、风俗习惯等各方面的差异,死者家属往往容易失去理智,采取极端手段处理问题。”澥浦镇调委会工作人员说。

  代强年迈的父母因为各种原因在3月底才来到宁波,失去独子的他们悲痛欲绝。

  

  调委会工作人员协同民警将老人等安置到了附近宾馆,承诺这件事有人问、有人管、有人谈。几天劝慰,消除了对抗情绪后,调解员请物流站老板到场,双方面对面地交换了自己的看法。

  家属认为人是死在物流站的休息室,理应属于工伤,要按工伤补偿。

  肖老板说,假是早就放的,人是自己要求住下的,双方没有签定劳动合同,按件计酬。代强为多个物流站卸货,自己是看在老乡面子上的好心收留他住在这,大喊冤枉。

  调解员看到场面僵持,于是采取了背靠背的调解方法。

  对于死者亲属,耐心劝慰,同时也展示了公安部门的调查排摸结果:代强确实是在非工作时间非正常死亡,老板并没有在这段时间接触过他,也没交代他干什么事。退一步说,代强和物流站的劳动关系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认的,肖老板愿意补偿只能是出于情理,出于道义。为了进一步打消亲属的疑虑,调解员也建议他们为死者做一个尸检,更好地明确死因和责任主体。

  对肖老板,调解员也表示同情,代强的死亡归根到底不是他的原因,这场事故对于谁都是一场横祸。可是,代强毕竟是曾与他朝夕相处的工作伙伴,为人本分干活卖力,二人平时的相处也算愉快,代强背井离乡外出打工,作为家中独子,上面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丧子之痛裹挟着失去经济来源的打击,一对老人今后不知如何过活。况且人怎么说也是在你的物流站没的,总要给远道而来的亲属一个交代。听完这一席话,肖老板有所动容,最终决定出于道义给代家一定的补偿。

  尸检结果出来后,整个案件尘埃落定,法医判断代强是由于过量饮酒后食用抗感冒类的药物,加之身体素质欠缺导致的死亡。

  经过多日的协商调解工作,双方最终将金额定在三十万人民币,由肖老板使用现金一次性付清。至此,这起非正常死亡事故中的涉及金钱补偿的纠纷调处工作得以告一段落。

  “失联”20年的女儿挺着孕肚来了

  新的问题来了,30万补偿金该如何分配呢?

  “补偿金如果没有合法合理分配到位,会留下隐患,引发新的矛盾。”调解员说,“代强的父母强调代强早年离异,孩子也跟了女方。尽管离异了,可女儿也是补偿的合法继承人。”

  女孩已经20年没有和父亲这边联系,人海茫茫,上哪里去找?走访中,代强的老乡提供了一个信息:“听说他的前妻在宁波。”

  

  女孩已经改名,怎么找?调解员想方设法确定了代强女儿的居住地,多次上门查找,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代强的女儿和前妻。女儿今年25岁,挺着大肚子。

  调委会工作人员把母女俩请到了老人的住地,又联系了律师来做外援。20年没见,女孩对爷爷奶奶已经分外生疏。

  调解员给出了分配方案:除去丧葬以及打点后事的费用,剩余的补偿金可以由代强的父母和独女协商分配。同时,代强女儿也要在今后替故去的父亲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

  话音刚落,代强前妻反对:“我们离婚多年了,女儿也跟了我姓,爷爷奶奶也没抚养过他,凭什么我的女儿还要赡养他们呢?”

  律师为其详细介绍了相关规定:首先,代强夫妇虽已离婚,但不影响代女和代强的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分的死者的遗产。其次,不管离婚与否,代女作为代强父母的孙女的身份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在法律上确实是负有赡养义务的。另外,代女已工作多年,经济收入尚可,而代强父母年迈,失去独子后已然没有经济来源,因此代女的赡养义务是完全成立的。

  沉默了很久,代女开口:“这笔钱我不要了。我在宁波,爷爷奶奶在外地,日常照顾不太现实。这笔钱,你们都拿回去,作为养老金。20年没见了,可这次见面,还是觉得一家人是不一样的。我也怀孕了,知道父母的不容易。以后,过年过节会去看你们的。”

  两位老人泪眼婆娑地握住了孙女的手。

  好懂事的女儿,当地政府主动积极,及时出面调解化解矛盾,合法合情合理,点亮小花,为他们点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54 参与 1208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FM93浙江交通之声

中国广播前三强

头像

FM93浙江交通之声

中国广播前三强

21992

篇文章

1434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