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哪个称呼更贴切,“孤独症”还是“自闭症”?(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孙敦科

  推荐:郭德华

  【编者语】

  称孙敦科教授为中国孤独症界的先锋人物,应该没有人会反对,他为孤独症事业发展所做的事,让这个称呼实至名归。因为孙子,他成为国内最早一批追求科学和专业解决孤独症问题的家长,由家长到专家,他在不停的倡导、促进中国孤独症事业的发展,老爷子(我喜欢这样称呼他)担任过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理事,担任过中国精协孤独症工作委员会家长服务协会会长,参与PEP3的本土化引进与研发,译著有《孤独症谱系障碍(家长及专业人员指南)》,对于他为“孤独症”正名,我由衷钦佩和赞成。(郭德华)

  文章较长,分为三部分陆续发出,本篇为第一部分,强烈建议各位看完,一定收获满满!

  

  一、要有民族自信

  先从术语autism的翻译说起。

  2017年4月1日,《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ll》在北京发布,报告撰写者在《前言》中说明,他们将术语autism“按国际通用理解翻译为自闭症”。据笔者所知,类似这样的理解在当前相当普遍。

  对此笔者认为有必要根据所掌握的历史事实和亲身经历做出商榷,为术语“孤独症”正本清源,以纪念我国精神病学者采用“孤独症”这个术语译名60周年,亦为未来统一译名的使用,建立本土化的学术自信、文化自信与民族自信提供依据。

  1.术语“Autism”的由来

  据维基百科英文版,术语“Autism”源自拉丁语“autismus”,最早由瑞士苏黎士大学精神病学教授欧根·布洛伊勒(Eugen Bleuler)在1910年创造(coined),用于界定精神分裂症其中的一个症状。布洛伊勒创立的新拉丁词“autismus”,取自希腊词“autós”(意为“自我”,用它来意指病态的自恋,即病人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之中。

  1938年,美国医生里奥·凯纳(Leo Kanner)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观察到一例表现出奇特症状的5岁男孩Donald Triplett,他称之为“病例1”。1943年,他根据随后陆续发现的另外10例同类病例发表了著名的原始论文《情感交流的孤独性障碍》(Autistic disturbances of affective contact),对孤独症的临床表现进行了详细描述他所描述的11例儿童明显与病区中其他被诊断为儿童期精神分裂症者不同,他们典型地缺乏社会性接触的意愿,表现出“极度孤独”(extreme autistic aloneness)和强迫地“坚持同一方式”(insistence on sameness)的特征,凯纳将此症状命名为infantile autism (婴儿孤独症。至此,“Autism”一词首次出现在英语世界中的专业文献,并具有了现代意涵。

  2.中国大陆孤独症研究的早期历史

  在中国大陆,“孤独症”这一诊断术语至少可以追溯到60年前著名精神病学家纪明教授等人翻译的英国W. Mayer-Gross, Eliot Slater和 Martin Roth合著的经典教科书《临床精神病学》(Clinical Psychiatry中,书中使用的术语译名是“婴儿孤独症(infantile autism)”。这部英国精神病学经典著作自1954年首版刊行,受到世界各国精神病学界的重视;我国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临床医生们从1957年开始着手根据第一版进行翻译,期间又根据新发行的第二版进行补充,历经数年于1963年1月正式出版。对于这段尘封已久的学术研究历史,杨晓玲教授2007年在其专著《解密孤独症》一书中曾有所记载。孤独症在我国的案例报道始于1982年,陶国泰教授在《中华神经精神科杂志》上发表题为《婴儿孤独症的诊断和归属问题》的论文,报道了4例病案,奠定了他在我国孤独症研究领域的泰斗地位。

  1990年,以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杨晓玲教授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儿童孤独症30例临床分析》在《中国心理卫生杂志》发表,就1986年6月至1990年6月门诊确诊的30例孤独症病例进行了临床分析。此后,孤独症问题才逐渐进入到广泛的学术研究、教育干预和公众视野。1991年10月,在杨晓玲教授的倡议下,李睦(木)等北京市一些孤独症患者家长和关心孤独症患儿的各界人士发起成立了“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家长联谊会”,该“联谊会”即为1993年正式成立的“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的前身。

  3.译名“自闭症”的由来

  众所周知,“自闭症”一词的翻译源自日本。据日籍华人吕晓彤2006年发表的文章记载:“1943年加纳(注:Kanner)发表自闭症诊断报告,近10年后,日本的首例自闭症的诊断在1952年由鹫见妙子(Wasimi taeko)女士在日本精神神经学会总会上发表并开始被注目。之后,加纳的早期幼儿自闭症由牧田清志先生,阿斯伯格的自闭性精神病质由平井信义先生相继引人日本学术界……。”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之前,大陆与台、港、澳地区都没有实现互通,学术和信息交流非常之匮乏。在这种条件下,台港澳地区对大陆学术界也罕有了解,他们参照外域日文的汉字假名而使用译名“自闭症”,并不难理解。

  4.译名唯有尊重历史才能彰显其主体的文化自信和与民族自信。

  “Autism”一词在现实中有“孤独症”和“自闭症”两种译法,导致实践中确有误解和混用的现象。

  中国大陆虽在孤独症研究上起步较晚,但在精神病学研究领域却早已有了孤独症术语名称的记载。基于对凯纳所描述的孤独症“极端孤独(extreme autistic aloneness)”特征的理解与诠释,孤独症这一译名早就成为国内约定俗成的医学术语,被陶国泰、杨晓玲等医道前辈和名家所认可和采用,也为我国政府采纳并见诸于所有中国政府发布的政策和法律文件,并为上世纪90年代医学和专业文献翻译人员所沿用。

  事实上,译名“自闭症”是随着华南沿海地区开始直接翻印或引入港台的出版物而输入的,不过20多年历史的舶来品。

  辽宁师大教育学院于松梅教授认为:“任何国家和民族都十分珍视对于本土历史与文化的挖掘”,“术语建立与采用应遵循事物本身发生、发展与变化的轨迹,应传承历史和反映实践”,“译名唯有尊重历史与语言习惯,才能彰显其主体的文化自信和与民族自信。” “缺少对历史的了解,难说对历史和先贤的尊重,更难以做到对术语使用的认同和统一。

  “自闭症”一词尽管在台港澳地区甚或海外的华语社区中使用,但相对于最大的华人华语社区——中国大陆而言,谈不上“按国际通用理解翻译为自闭症”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在中国使用中文的主体身份问题。语言和翻译的背后,向来不只是学术问题,也包含着历史、文化的因素。古语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这是中国孤独症研究的前辈们心怀患者、负重进取的传神写照,是他们在黑暗中召唤来第一缕光。今天,我们回顾历史,感佩先贤,坚持术语“孤独症”的地位,恰恰体现了我们的民族文化意识与自豪感。

  关于民族自信,不得不谈到第二个问题:总结我国近35年中积累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在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上进行自主创新,已经提上了日程。我们应该吸取而不盲从,不能总是拾人牙慧,照搬照抄,这一点将在第二个建议“要懂一点历史”中展开。

   (未完)

  备注: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郭德华

中国孤独症事业的倡导和促进者

头像

郭德华

中国孤独症事业的倡导和促进者

61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