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类App涉赌乱象:“金字塔”代理,玩家不认为在赌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现实中,今年30岁的陈涛(化名)是名特勤人员,平时负责辖区治安。网络中,他是4个500人微信群的群主。这些微信群看上去是红包群,实际上是网络赌博的结算群。
从去年6月开始,陈涛成为“镇江全民麻将”手机App的代理,他召集大量玩家。玩家们需要购买“钻石”才能进入App的房间打麻将。每局麻将结束后,玩家们将牌局结算截图发回群中,用红包方式对结算积分进行等价交换。
短短半年,陈涛通过出售“钻石”获利26万余元。去年12月23日,陈涛被江苏镇江警方抓获。
从玩家到代理
去年12月23日,警方找到陈涛时,他心里明白,“麻将App”出事了。
陈涛告诉记者,麻将局的积分单价不同,有的1元1分,有的2元1分,有的3元1分,玩家可自行决定当天“玩大还是玩小”,并选择在相应的群里开局。一局结束后,每个玩家通过收红包或发红包的方式等额换算积分。
去年5月,一个朋友把陈涛拉到一个微信群。当时“镇江全民麻将”手机App刚上线,陈涛成为最早一批玩家。
每次开局,玩家们需支付钻石费,钻石售价1元1颗,8颗可开局。为此,每一局,4名玩家每人需支付两元。这被称为“头钱”,就像一个虚拟的棋牌室。
一个月后,陈涛看到招聘代理广告,要求建立50人以上的微信群,每天开局在20局以上。他通过申请,顺利成为代理。代理的便利是,以0.6元的进价购买钻石,每颗钻石可以赚0.4元的差价。陈涛开始将重心从玩麻将转移到“赚点小钱”。
在他的微信群里,玩家以全职妈妈和退休老人居多。“他们有时间,手头也宽裕。我很耐心教阿姨操作,他们也会拉伙伴入群。”陈涛说。
“金字塔”代理网络
去年5月“镇江全民麻将”上线以来,同类型的手机软件也纷纷进入当地市场。
“我们这叫跌倒胡(一种麻将游戏——记者注),爱打麻将的人很多。”陈涛回忆,他能报出名字的同款手机麻将App至少有10家。
去年8月,陈涛接到了上家万强(化名)的电话,这是“镇江全民麻将”负责人。两人协商之后,陈涛成为一级代理。
像陈涛这样的一级代理有6人。他们有稳定微信群、开局频繁。此外,他们还可以招二级代理,两者最大区别是钻石购买的权限和差价。
万强给一级代理们的钻石进价为0.5元,给二级代理进价为0.6元。而二级代理以0.57、0.58元的价格从一级代理购买钻石。
从8月开始,陈涛逐渐发展了20多名二级代理,这些二级代理每月都会找他购买“钻石”,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
去年11月,“镇江全民麻将”开放新功能——代理代开房间。“生意”逐渐恢复,最忙时,开局频率达到3分钟1局。
资料显示,陈涛去年11月代开房间记录多达6823条。
一个月后,陈涛被警方抓获,万强也在江苏无锡被警方抓获。卷宗资料显示,从2017年6月起,陈涛出售钻石共16万余颗,获利26万余元。
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樊国民认为,“代理返利”在多款游戏中都出现过,具有传销性质。
棋牌类App盛行的背后
其实,陈涛只是此类涉赌案中的一个环节。
2016年年底,还是上海某公司的技术人员万强,看到一款麻将软件被高价收购,他发现商机后从公司辞职创业。
去年2月,他开发了一款叫“邮城乐翻天”的App,利用这款软件进行麻将赌博。同年4月,他又开发了“镇江乐翻天”,通过朋友在镇江寻找代理。很快,陈涛成为其代理。
去年4月中旬,“邮城乐翻天”遭到黑客攻击,软件运营不起来,持续了大概半个月,万强损失巨大。
此时,一款名为“呱呱高邮麻将”的App进入高邮市场。万强找对方交涉后,最终将所有资源整合到“呱呱扬州麻将”里,万强担任扬州地区负责人。
去年6月,“镇江全民麻将”开始运营。万强招募了22人的代理团队,这22人搭建了30个“镇江全民麻将”微信群,并分别任群主。
“这种模式是没有风险的,风险都在代理身上。”万强一直认为,这种“房卡模式”,就是为了规避涉赌风险。
目前,市场上很多游戏开发企业也看准这个市场,直接把App成品外售,不参与运营。记者搜索发现,在多家游戏开发公司网站上,“合作推广模式”和“房卡模式”共存的棋牌游戏App成了主推产品。
去年10月22日,有网友发帖寻找开发麻将App的公司,随后有10多名网友回帖留下联系方式,有的直接标价8万元,有的回复“6~8万元,现成的”……记者了解到,对于手机麻将App制作来说,分为原创定制和套版两种,套版通过修改源代码进行。
某App定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定制该市周边地区麻将App,可以套用,价格相对便宜,“但其他城市的麻将App没有代码,需要重新写,定制时间慢”。
该工作人员介绍,套用可以修改游戏模式,“如果功能多,价格就贵点”。一般套版价格为4万元,定制为6万元。
手机App审核机制亟须加强
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宋同鑫介绍,普通棋牌室赌博是赌博行为和交易行为同时发生,实时结算。而此类赌博行为和交易结算双轨双平台运行,隐蔽性强,查办时存在难度。
宋同鑫说,玩家事先在交流群中商量好赌注数额,由群主为群内成员的赌博结算提供担保,游戏最终以积分结算,结算情况在交流群内发布,并以二维码扫码、交流红包等支付的形式结算费用,这是具有赌博性质的违法行为。
宋同鑫告诉记者,现实中,很多玩家并不认为自己在赌博,而是在玩游戏。希望通过此案警示那些参与网络和微信群“打麻将”的市民,远离这些“网上麻将室”。
樊国民认为,法律对棋牌类App中的游戏货币兑换有严格限制,但为了增加平台吸引力,一些棋牌类App存在涉赌行为。
“‘房卡模式’即使不在平台交易,但如果运营方知道有赌博行为而放任不管或提供帮助,也涉嫌犯开设赌场罪。”樊国民说,开设赌场罪的核心在于是否组织赌博,其中包含建立赌博网站、接受或代理投注、明知赌博情况下提供帮助等行为。
樊国民建议,手机App市场庞大,像文网文、ICP许可证、游戏版号、软件著作权等注册审核机制有待加强。
(原题为《棋牌类App背后的“涉赌乱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6 参与 9
推荐
资讯
财经
科技
娱乐
游戏
搞笑
汽车
历史
生活
更多
二次元
军事
教育
健身
健康
家居
故事
房产
宠物
旅游
时尚
美食
育儿
情感
人文
数码
三农
艺术
职场
体育
星座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348172

篇文章

264005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